揭开女子死亡之谜

2017-12-18 15:44:23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深夜,女子死在自家院里。丈夫说妻子是自缢身亡,并给警方出示了妻子发给他的“临终”微信。而死者娘家人认为,女子并无自杀的理由。女子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唐山警方抽丝剥茧——

 
(资料图片)
 
   本报记者 刘文利 通讯员        郭云霞 肖玉君
 
  11月23日凌晨,寒冷而静谧。突然,唐山市丰南区岔河镇的一个村庄被村内一户人家的嘈杂声打破。这户人家院子北门口的水泥地板上躺着一具已经略显僵硬的女性尸体,死者是院子的女主人。惊慌失措的男主人邢某某在亲属的提示下,拨打了报警电话。
 
  冬日凌晨
 
   丈夫称媳妇自缢
 
  唐山市公安局丰南区分局岔河派出所和刑侦大队四中队民警迅速对现场进行勘查走访。经法医鉴定,死者脖子上有三处明显勒痕,死因确定为窒息死亡。
 
  死者的丈夫邢某某将办案民警带进一个小储藏间内,指着房梁上的两根尼龙绳和一架梯子说:“我媳妇就是在这儿吊死的,这不,梯子还在呢,我好不容易把她抱下来的。”
 
   细心的办案民警详细查看了房梁上挂着的两根尼龙绳,死者脖子上的勒痕很可能就是这两根尼龙绳所致。但此时有一个疑问在几名民警的脑海中盘桓:死者脖子上是三处勒痕,而房梁上挂着的是两根尼龙绳,这要怎么解释?
 
  这时,邢某某拿着死者的手机对民警说:“这是我媳妇半夜给我发的微信。”民警接过手机一看,死者手机于当日零时42分给邢某某发了一条微信:“老公,我对不住你,不该与别的男人发生关系,这几天我做梦经常梦见我妈和弟弟数落我,我想他们了,你和孩子好好过,我去找他们。”看到这里,刑警四中队中队长任雪亮对邢某某说:“把你的手机拿过来,我们看看。”邢某某迟疑了一下,从衣兜里掏出手机递给任雪亮。任雪亮在邢某某的手机上看到了这条死者发出的微信。
 
  农家院里
 
  刑警详查扑朔案情
 
  据邢某某讲,妻子应该是在他入睡后来到院门口这个储藏间内自缢的。邢某某深夜两点多醒了打算去厕所时发现媳妇不在床上,就以为媳妇也去厕所了,等半天媳妇没回屋,自己去厕所里一看,厕所里没人。里外找了一遍,邢某某在这个储藏间里找到了已经自缢的媳妇。他赶紧把媳妇抱下来,但媳妇已经没了气息,紧接着又打电话将双方亲友叫来。随后,在亲友的提示下他报了警。邢某某说自己打完电话才发现媳妇发的微信,媳妇的母亲和弟弟早已去世,微信这么写应该就算是遗书吧。
 
  任雪亮拿着邢某某的手机反复查看,他断定邢某某所说的话不全是实情。为什么他能做出如此肯定的判断?原来,邢某某手机的网页浏览器清楚地显示他在接到媳妇微信之前根本没有睡觉,而是一直在浏览网页和打游戏,而网页的内容围绕着“窒息死亡”“勒死、电击致死如何伪造现场逃避法律制裁”之类的内容。任雪亮心中有了初步判断,但他并未露出声色,而是继续向死者的亲属询问情况。
 
  据死者的娘家人说,他们赶到现场时,死者已经躺在地上没了气息。邢某某并未有报警的举动,而是一再和娘家人强调死者是吊死在储藏间内以及死者发的微信。娘家人一致表示死者之前并无要自杀的理由和迹象,主张报警,而邢某某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最终死者的娘家人表示,如果邢某某不报警,那他们就报警。这样,邢某某才不得已拨通了报警电话。
 
   此时,办案民警的心中又出现了疑问:出了人命第一时间报警是人的正常反应,为何邢某某这么不愿意报警呢?
 
  进入两口子居住的房间,办案民警发现房间内异常整洁,桌面上的化妆品摆放得整整齐齐,显然在民警到来之前被精心整理过一番。家里死了人哪里还有心情把房间整理得如此干净?对于民警的询问,邢某某说怕家里来人看着乱,自己就顺手整理了一下。同时,经过仔细查看,民警发现床上的被子上有细微血迹,还有与储藏间里所挂尼龙绳相同材质的纤维存在。
 
  果断传唤
 
  并非自杀而是他杀
 
  邢某某的谎言和亲属的说法,让案情发生转变,死者被他杀的可能性陡然增大,邢某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凌晨6时,邢某某被传唤至刑侦大队。走进审讯室,邢某某有明显惊慌失措的表现。民警看在眼中,随即对他展开审讯。
 
  初审时,邢某某对民警的提问避重就轻,反复强调自己知道死者与其他男人有暧昧关系,但为了孩子一直忍耐,虽与死者偶有争执,但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审讯过程中,任雪亮将邢某某的手机拿出,表明手机显示邢某某在案发前一直在浏览网页和玩游戏,而不是像他所说的早早就睡了;关于死者临死前发给邢某某的微信,由于并非语音而是打字,更不能成为证据,因为邢某某完全可以用死者的手机给自己手机发送文字信息。审讯进行至此,邢某某额头冒出了汗。
 
  11月23日9时30分,距离接报警近6个小时,邢某某最终交代了自己用尼龙绳将媳妇勒死的作案过程。邢某某说,两人感情一直不好,媳妇在外边与别的男人有暧昧关系。案发前一周,媳妇提出离婚,他一方面考虑孩子接受不了,一方面怕村里人笑话自己,所以拒绝离婚。但媳妇执意要离婚,三天两头跟他吵闹,于是他就萌生了杀人的恶念。11月22日晚,两人又争吵了一宿。媳妇睡下后,邢某某拿出准备好的尼龙绳猛勒媳妇脖子致其窒息死亡,然后伪造了媳妇自缢身亡的现场。
 
  案后余思:
 
  本来可以协商解决的家庭感情纠纷,只因为冲动酿成这样令人唏嘘的结局。此案以血的教训向人们敲响了警钟。
 
文章关键词: 女子 死亡之谜 自缢
分享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