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释放质效红利——揭开全省法院法官数量减少结案量上升的奥秘

2018-02-14 09:15:4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本报记者 古孟冬
 
   这是一组矛盾的数据,员额制改革后,全省法院具有审判资格的法官数量减少40%,与此同时,受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影响,法院受理案件数量连年猛增。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全省法院2017年结案102.54万件,结案率93.52%,法官人均结案170件,同比分别上升8.85%、3.1%、77.08%。
 
  这令人诧异的“一降三升”数字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奥秘?省法院副院长王越飞一语揭开谜底:这是司法体制改革在我省法院释放的红利。
 
  院庭长开庭办案
 
   “减员”反“增效 ”
 
  “传被告人周某到庭。”2017年11月,秦皇岛中院院长胡华军担任审判长,公开开庭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案。在他的主持下,控辩双方就案件的事实、证据、法律适用等问题,以及争议焦点充分发表了意见。
 
  作为第三批司法改革试点的省份,2016年9月底,我省法院员额制改革基本完成,5719名优秀审判人才集聚到审判一线,成为员额法官,占全省法院具有法律职务人员的59.4%。
 
  在法官人数减少四成的同时,受2015年立案登记制改革等因素的影响,全省法院新收案件同比上升30%,其中省法院新收案件同比上升近50%。
 
  人少案增,如何在新时期化解收案增长与司法资源相对有限的矛盾?
 
  针对过去院庭长主要负责行政事务、很少参与一线办案的实际情况,员额制改革后,省法院明确规定,入额院庭长必须参与一线办案,并将一线办案数量作为他们年底考核的硬性指标。于是,越来越多像胡华军这样的院庭长重新穿上法袍,拿起法槌,走上审判台开庭问案。
 
  院庭长直接参与办案,使得全省法院一线审判力量较改革前增加了13.5%。同时,院庭长作为优质司法资源办理疑难案件,不仅好钢用在刀刃上,还减少了层层审批的环节,大大缓解了一线法官办案压力,审判质量显著提升。
 
  团队作战
 
  法官精力更集中
 
   “送达法律文书、进行财产保全、组织证据交换、主持调解……员额制改革前,除了书记员的活儿,其他的全是法官的。”省法院新闻处副处长史风琴介绍说,“这就像一个 ‘大厨方阵’,法院每一个法官都是单兵作战,为了做成各自的美食而买菜、洗菜、炒菜、上菜,大量的外围工作让法官分身乏术,审判案件中心工作反倒聚焦不够。”
 
   “法官不能是‘万金油’,必须要把法官从买菜、洗菜、上菜等重复、简单的事务性工作中剥离出来!”对此,我省三级法院通过为员额法官配备法官助理等辅助人员的方式,组建了大量的新型审判团队。
 
   在新型审判团队中,大多以 “1名员额法官+1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的办案模式为主。其中,员额法官主要专注于案件的审判;法官助理则承担保全、起诉书副本送达、开庭排期、案件调解、部分文书如调解书、撤诉裁定的撰写;书记员主要负责开庭记录、制作电子卷宗、订卷、归档等工作。
 
   “配齐配强审判辅助人员,实行团队作战,使得我有大把的精力专注于案件事实,绝大部分案件一次开庭就能出判!”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民一庭庭长赵晓瑜说, 2017年上半年,她带领的审判团队共审结案件160件,当庭宣判157件,当庭宣判率高达98%。
 
   简案速裁
 
   案件在诉前“节流”
 
   2017年9月,磁县法院适用轻刑快判程序,在90分钟内审理了3起刑事案件,并当庭宣判,3名被告人均当庭认罪,当庭服判。
 
   这是我省法院对进入诉讼程序的刑事案件进行分类处理的一种做法:将轻微刑事案件分流至速裁团队办理,对被告人认罪认罚的轻微刑事案件采取轻刑快办机制办理;将疑难、复杂的案件分配至专业审判团队办理。
 
   民商事案件也是如此。对有调解意愿的案件进行诉前调解;对符合条件的小额诉讼案件实行一审终局;对事实争议不大、标的额较小的案件交民事速裁团队快速办理;对复杂案件交专业审判团队精心审理。
 
   在此基础上,2017年5月,省法院发布《案件办理简化标准》,规定轻微刑事案件一般在立案后14日内审结,简单民事案件一般在立案后一个月内审结,简单行政案件在立案后45日内审结。
 
   “根据案件要素进行繁简分流,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其结果自然是法官减压力,群众得实惠。”史风琴说,“将案件繁简分流,有利于简案快审、普案细审、繁案精审,从而提高审判效率。”
 
   此外,我省法院还通过推行 “一乡镇一法庭”工作机制,建立互联网+诉非衔接矛盾纠纷大调解工作网络平台,联合行政机关和各调解组织,为群众提供了更多纠纷解决方式,将大量矛盾纠纷消除在萌芽状态,化解在诉外。
 
   “智慧法院”
 
   让审执工作“飞”起来
 
   “我办理的一个案件,因地址不清,费了九牛二虎的力也未能向被告送达相关手续。后来无意中在‘系统’上一搜,竟然发现这名被告在其他案件中留有确切的地址和联系电话,通过这一信息我们顺利送达了。”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民五庭庭长赵江云深有感触地说。
 
    赵江云所说的“系统”,就是省法院自主研发的智审系统。该系统不仅可实现电子卷宗的自动生成、智能分类,节省人工制作过程和人工录入工作量,还内设全国1600多万份裁判文书的数据库,办案法官可自动浏览同类案件裁判情况,为类案同判与量刑规范化提供参考标本,提升了审判工作效率和质量。
 
   不仅仅是智审系统,我省法院还自主研发了刑事案件远程三方庭审系统,法官在法院、公诉人在检察院、被告人在看守所通过政法网进行网络视频开庭或参加庭审。数据显示,2017年,全省三级法院全部实现通过远程三方庭审系统审理轻微刑事案件,平均审理时长缩短为20分钟。
 
   除了审理案件,我省法院还大力推进系统在执行工作中的应用,建立起覆盖银行存款及其他金融产品,以及税务、民政、车辆、户籍、酒店住宿及工商登记等信息的网络化、自动化执行查控体系,有效解决了执行工作中“查人找物难”这一难题,推动了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的深入开展。
 
  
文章关键词: 红利 奥秘 法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