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队队长邢涛:威猛的汉子 缜密的思维

2018-01-10 10:48:01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本报记者 宋法绪
 
  在唐山市路南区的4天里,记者跟邢涛“聊”的时间总共不足两个小时。最“从容”的一次,俩人躲进顶楼一间小屋,电话静音,谈了大约半小时,刚要喝口水,一名民警推门进来,边整理着枪械,边跟他耳语了什么。邢涛冲记者歉意地笑一笑,放下茶杯出去了,楼道里传来他调兵遣将的声音:“一中队……二中队……”
 
  “玩命的时候,生死已不是自己能掌握的,你不用多想,也无法选择,就一个字:上!”听着他的话,这个1.86米的汉子,是不是会给你猛将的印象?其实,邢涛自幼拜师练字,长年累月的悉心临摹,观察细微的习惯养成,既精进了他的书法造诣,也强化了他的刑警本领。
 
  连警犬都嗅不出痕迹
 
  他的发现却轻而易举
 
  2016年9月24日22时许,群众报警:辖区发生命案。民警赶赴现场,迅速调查取证。作案嫌疑人郭某,2016年4月与佟某离婚,佟某与张某同居,郭某怀恨在心。案发当晚,郭某发现张某和佟某骑电动三轮车出行,遂驾车将二人撞倒,持尖刀将张某扎伤致死,佟某拼命逃离。
 
  调阅郭某的行车轨迹,最终消失在丰南一个村庄。向周围扩展搜索,在一河边发现了卡在大石头上的汽车,车上有大量血迹,分析是凶手自杀未遂弃车而逃。民警第一时间把警犬调过来,追踪到学院路南端一个开放性路口,警犬也无法辨识。
 
   “那条河叫落草河。快秋收了,周边的玉米有一人高……”说起出现场的情形,二中队民警宋金宝印象清晰。“听说警犬都嗅不出啥来,邢队急了:‘走,你们带我去!’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我们好几个人又赶过去,还是没看出什么,他发现地面上有滴血,比烟头还小,再往下搜,每隔两三米就有一滴,一直追出三四公里到龙泉寺附近,调取电子监控,正是郭某!”
 
  通过计算路途和对方的血流量,凶手应该已经非常虚弱。对偌大的南湖进行地毯式搜寻不太现实,大家盯紧路面辨识血迹,做好摸排,守株待兔。果然,傍晚时,郭某溜出公园,虚脱倒地。民警急忙送其到医院救治。郭某身无分文,家人不管,是邢涛把自己的工资卡押在医院把他救过来的。
 
  路南分局副局长么彪说:“我分管刑警这些年,每发生挠头的案子,他都一笑:‘呵呵,大哥!你别犯愁,这不叫个事。’好多案子他都能破,这是我最佩服的。”
 
  排众议紧盯草蛇灰线
 
  收奇功堪作实战教案
 
  2014年6月5日凌晨3时45分,路南区一家“国大365”便利店被抢劫。
 
  店内视频监控显示:劫匪是一名蒙面男子,进店后连开两枪,窗户玻璃应声而碎。恐吓住店主后,劫匪抢得现金迅速离去。
 
  民警以案发现场为中心、一公里为半径画一个圆,通过便利店周边视频监控闭合这个圆,歹徒进入这个圆、逃出这个圆,肯定要触碰这个闭合圈,符合条件的20人左右,逐个排查,结果一一排除,没有嫌疑人!邢涛嘟哝:“怎么可能?”
 
  重新回放监控,劫匪作案后自南门进入福乐园社区,从北门跑出,进入定福里小区南门。这个老旧小区没有监控设施,民警好不容易在小区的老年公寓找到一个摄像头,两个人影先后走出北门。第一人无论衣着、体态和年龄都与劫匪相差悬殊,已经被查否。第二人出现在画面的边缘,影像非常模糊。经仔细分辨,穿的是一件颜色较暗的长袖衬衣,而劫匪穿的是白色T恤衫。民警从社区南门到老年公寓徒步模拟,发现此人至少慢了3分钟。由这两点,第二人也被排除。
 
  据此,专案组分析,劫匪在定福里小区有落脚点。刑警队、派出所民警全部出动,用两天的时间对这里14栋居民楼3000多人逐一排查,没有收获。
 
  “肯定是我们疏忽了什么。”案情分析会上,邢涛力主将影像模糊的第二人列为嫌疑人。“(凌晨三四点)这个时间点,这种体态、步速,非常可疑!”一家饭店的监控显示,此人出了定福里小区北门上了国防道,之后沿友谊南北街前行,走上新华道。
 
  民警找到附近的信息大厦。工作人员的回答令民警大失所望:前几天小区停电,监控不能保存。邢涛见院里一位做保洁的长者,上前递烟,问:“大爷,您知道监控咋坏的?”长者吸一口烟,不屑道:“他们懂个啥?有几个监控联的别处的电,一直在运转。”果然,有个摄像头正捕捉到了可疑人的身影——此人在新华道坐上一辆出租车向东驶去。
 
   民警找到出租车司机,得知乘车者是在新华道与建设路交叉口下的车,进麦当劳餐厅买了食品和饮料后,坐上另一辆出租车向北而去。
 
  在麦当劳餐厅,民警获取了可疑人的清晰影像。把影像调回来,已经是夜里了,刑警队二三十人盯着屏幕,此人穿着花格长袖衬衣,大家众口一词:不是他!邢涛力排众议:“从他耳朵到发际的距离,他的手插裤兜的动作,与作案现场的人非常相似。大家要坚定信心。”
 
  6月14日,民警几经周折找到第二辆出租车的司机,一路追查,进了世纪花园小区。通过一一甄别,最终确定了可疑人的落脚点。
 
    6月16日上午9时,持枪抢劫嫌疑人李某在租住处束手就擒,枕头下是子弹上膛的枪。
 
    杀鸡何以操起宰牛刀
 
   只因案子小事体不小
 
  2017年年初,唐山市中心区手机被盗案直线上升。“冬天,人们进商场、医院,通常会伸手去撩厚重的门帘,衣兜、提包瞬间失去防护。小偷就是利用这一刹那下手。”路南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张双说。
 
  去医院的人,本来就心情凝重,遭此打击,简直就要疯掉了。更多人则是对手机失窃后自己的银行卡、通讯录、私密资料等等的忧虑。可以说,貌似不起眼的小小一部手机被盗,在老百姓就是大事,甚至天大的事。
 
  “邢涛留心了,调取监控,通过对案发时间、地点、作案手段梳理,初步判定这是有组织的犯罪团伙。”么彪介绍:“蹲坑守候,远距离监视,秘密跟踪,对方的身份、住址、出行和通信手段逐一摸清。”
 
  在唐山市公安局和兄弟单位支持下,路南刑警将系列手机被盗案件的中枢人物熊某纳入了视线,他的上线是销赃出口,下线是贼头。通过对熊某严密监视,民警发现,无正当职业却出手阔绰的蒋某,每隔两三天就拎着个大包去熊某住处,又拎着个大包出来。从小偷得手,到赃物转手,到蒋某与熊某交易,全部秘拍取证。
 
  按照常理,收网的时机已经成熟,可是,民警通过侦查发现,熊某在唐山从事二手手机生意,但上述赃货并不在本地销售,而是远销南方。
 
  民警跟踪到南方某二手电子产品集散地,化装侦查,基本摸清:通过物流快递,货到南方市场后,专人拆箱、清点核对,送附近摊位,立即解码、刷机,全部变成崭新的手机,通过他们的渠道,当即销往全国各地。从赃货到手,到“新”货出手,整个过程仅仅5-10分钟!
 
  “咱们监控了一批货,晚到了30分钟,对方一直盯着物流路线,非常机警,质问快递员:不超过7分钟的路程,怎么走了40分钟?快递员解释:路上堵车。他马上打断:这货不要了!并通知唐山这边:不要做了。随后,他们所有的联系方式切断,手机号码、银行卡号销毁。那些天,唐山真的没怎么丢手机。”邢涛介绍。
 
  经过分析,受暴利驱动,他们还会干,只是格外小心,更加隐蔽。第三天,民警准确获悉了他们的活动场所。整个证据链条已满,几个行动组在北京、南方某地、唐山同时出击,涉案嫌疑人无一漏网,手机全部追回。
 
   “这是我省第一起用信息手段成功侦破的特大跨省盗销手机案。”采访中,么彪一脸自豪。
 
文章关键词: 刑警队 队长 邢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