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起案子像上足了发条——赞皇县人民法院法官张勇二三事

2018-05-10 10:35:11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张勇与同事讨论案情。
 
   文/图 本报记者 张世杰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法官应该是手持法槌,身穿庄严的法袍,在法庭上义正词严,一言九鼎。赞皇县人民法院法官张勇,让记者对法官的印象与理解多了一份真实。张勇是一名资深法官,已在法院工作33年。他秉承公正之心,办案严谨,为每一位当事人掌好司法的天平,用实实在在的行动赢得了赞许。
 
  从欠条中咂摸出破绽
 
  去年审理的一起案件中,原被告双方因买卖猪饲料产生了货款纠纷。张勇了解案情后,发现双方货款纠纷的争议点主要在一张欠条上。
 
  被告在原告处购买了猪饲料后,先打了一张12080元的欠条。在向原告支付5080元货款后,被告向原告要回12080元的欠条,并重新给原告打了一张7000元欠条,但被告方在销毁旧欠条时没仔细确认。后来,原告拿出了新旧两张欠条要求被告还钱14000元。
 
  张勇认为,按照生活经验,被告应在销毁旧欠条后再给原告出具新欠款手续。而此案的问题就出在了欠条上。经过仔细比对原件,张勇发现原告出具欠条上有复印痕迹,通过走访了解案件事实情况。最终,原告道出了实情。原来,被告方在处理原有欠条时未辨清真伪即撕毁,而那张被撕毁的欠条其实是原告提供的复印件。于是,原告就这样钻了空子,凭借多出的一张欠条向被告讨要货款。最终,法院没有支持原告多要的货款,还原事实,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为送达奔波几千里
 
  人们看到的是审判庭上法官的庄严,看不到的是他们为了准备好审判工作付出的常人难以想象的辛劳。张勇接手的一起案件中,赞皇县的一家生产瓷砖的厂家与一名福建籍的经销商黄天(化名)建立合作关系,让黄天在北京销售其瓷砖。后来,双方因买卖合同发生纠纷后进入诉讼。案件事实倒是没什么曲折,但是法院的诉讼文书送达遇上了难题。
 
  由于被告人的通讯地址发生变化,法院无法与其取得联系。张勇与同事经过调查后,决定赶赴被告人黄天的户籍地福建进行实地送达。张勇和同事到达福州后,搭乘摩托车来到黄天所在的村子。找到村委会主任后,因为听不懂方言,张勇无法与对方直接沟通,通过当地法庭工作人员帮忙,终于问清黄天已经很长时间没回过村子了,村主任给张勇写了一张黄天外出打工的证明。
 
  随后,张勇和同事又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他们要去黄天曾在北京的经营场所看一下有无送达线索。赶到北京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第二天一早,张勇和同事直接赶往目的地,然而现场已是一片废墟了。原来,黄天原来经商的地方已经拆迁了。他们试着联系了当初代理黄天一案的律师,律师更是无奈,因为律师费也欠着呢。一路奔波,张勇和同事又回到了单位。
 
  谈到这次送达经历,有十几年老胃病的张勇打趣道:“出门就是药罐子。”记者问张勇:“这是最艰难的一次送达了吧?”张勇笑了笑说:“这还真不是。”
 
  省出时间去加班
 
  为了对案件的当事人负责,“5+2”“白+黑”的工作状态对法官来说已是司空见惯。基层法院里人手紧,但案子却并不少。一天开四五个庭对于张勇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晚上加班写判决,最忙的时候,凌晨两三点钟才收工。当月的案子当月结,工作不能拖。”张勇办起案子像上足了发条,对审判工作的那份执着始终如一。
 
  去年,张勇的母亲因心脏病住院,家里没有人手照顾老人,张勇就白天上班,晚上过去陪老人一会儿。老人出院回家后,做不了饭,张勇就提前做好放在冰箱里。省下来的时间,张勇都扑在了工作上。
 
  “2017年,我院结案率在全市排名第一,在全省排名第四。成绩的背后,离不开像张勇这样的法官们的默默付出与无私奉献。”赞皇县法院院长王伟深有感触。
 
文章关键词: 赞皇县 发条 案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