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为案件侦破推开一扇窗

2018-05-10 10:42:5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本报记者 陈兆扬
 
  1月5日13时,沧县某村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两名女子被杀死在一民房内。沧州市刑警支队痕检工程师王昊和同事闻警后,迅速赶到现场进行细致勘查。王昊和同事发现,现场留有血足迹、进出口的门上留有血指纹。经比对,指纹与陈某指纹、足迹一致。这一认定结果为案件的顺利侦破打开了一扇窗口。
 
  这只是王昊工作中的一个镜头,在从事痕检鉴定的15年间,他已勘查现场超过2000次,参与杀人、抢劫等重特大案件现场勘查超过300次,检验痕迹物证2000余次,出具的鉴定书已达700余份。
 
  一天比对上千枚指纹
 
  “痕检工程师研究的对象就是手印、足迹、工具痕迹、枪支和特殊痕迹。就拿指纹比对来说吧,这绝对是个辛苦活儿。如果有发现,又能成功提取指纹,其他办案民警就会在划定的区域采集大量的指纹提供给我们进行比对,少的时候要对比千八百枚,多的时候就得比对上万枚,甚至几万枚。”王昊说。
 
    王昊说,有一次,他们在一处案发现场成功提取了可疑指纹。那时正好是夏天,他们在案发现场附近一所学校临时借了一间房,屋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摇头的小电扇。3个痕检工程师每人拿着个马蹄放大镜,每天从早上一直坐到晚上八九点钟,平均每天要比对3000枚左右的指纹,一干就是半个月。
 
  “干技术活儿,就得有耐心,够仔细,还得耐得住寂寞。特别是比对指纹,每个指纹,就那么一点大,像迷宫一样扑朔迷离,得一直盯着看,时间一长眼就花了,眼睛又干又涩,别提多难受了。一些明显特征不相符的指纹还好排除,要是遇到疑难指纹,一比对就得几个小时,十几个特征点有一个对不上都不行。”王昊告诉记者。
 
  从细节之中辨出真伪
 
  案件现场痕迹可以帮忙破案,有时也会将民警引入误区。什么是真?哪些是假?对于痕检工程师来说更是一种考验。王昊调到沧州市刑警支队后,第一次参与命案现场勘查就向大家证实了他的能力。
 
  当时,献县境内发生一起杀人案,一名女性被人杀死在家中院子里,屋内有明显的翻动痕迹,家中有财物被盗。通过种种迹象,可以初步判断这起案件应该属于典型的入室抢劫杀人案。但是,细心的王昊根据现场的一些细节,还是辨出了真伪。
 
  王昊发现,现场被翻动的痕迹与正常抢劫、盗窃案件的现场有差异,很多放在明面的财物都没有动。比如,放在床上的包里面的现金和屋里的贵重首饰,院内墙角架着梯子,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百元大钞。乍一看,好像是作案人惊慌失措从那里翻墙逃走,但仔细琢磨,感觉就像是特意摆好的。王昊想,翻东西不彻底,拿东西拿不干净,走的时候还掉一把钱,这些都不正常。他立即把自己的想法向上级反映,得到了上级的采纳。
 
  这起案件经过反复侦查,最终查实并不是入室抢劫杀人案,而是一起杀妻案,犯罪嫌疑人就是死者的丈夫。
 
  用科技揭开命案真相
 
   前几年,沧州市渤海新区发生一起命案,死者的车在十字路口停了一晚。民警在车身下部发现了疑似血迹,由于头天晚上下了大雨,大量检材遭到严重破坏,不再具备提取条件。案件的侦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车主因何死亡?轿车为什么停在路口?一个个谜团亟待破解。
 
  王昊当时因为有其他工作并没有参与这起案件的现场勘查,大概在发案几天后才了解了案件的勘查过程,也帮着琢磨遗漏之处。他突然想到以前曾经经历过的一起类似的案件,当场提出车内开锁的四个门把手可能会有遗留线索的想法。他立即让办案单位将车内的四个开锁的门把手带到市刑警支队检测。
 
  考虑到传统的提取方法可能会破坏痕迹检材,无法进行二次提取,王昊决定利用现代化的光谱提取设备先进行提取。通过对四个门把手逐一检验,王昊最终在左侧一个门把手上成功提取到了三枚有价值的指纹。作为这起案件唯一具有认定人身作用的痕迹物证,这三枚指纹对案件的侦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们都说痕迹工程师的工作很枯燥无味,其实这么多年钻进去了,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王昊抬头看了看满屋的设备,又低头看了看桌上的马蹄放大镜和一沓提取的指纹说:“社会不断发展,案件的构成也越来越复杂,干痕检光靠以往的经验不行了,还是得学习,不学就跟不上了。不过,我喜欢!”
文章关键词: 王昊 推开一扇窗 案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