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捕麻雀的代价

2019-03-18 13:50:30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四人为了牟利,从巨鹿窜至赵县、藁城等地,捕杀麻雀388只,被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法院对四人作出了判刑、赔偿、公开道歉的判决——
 
  □ 本报记者 张乔
 
  麻雀作为以一种常见的鸟类,因其体型较小、数量较多而一度被人大量捕杀,近些年来麻雀的数量正在急剧减少。为了保护这种野生动物,我国将麻雀归类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以法律来约束、制止人们的捕杀行为,可仍旧有人置法律于不顾,铤而走险,以捕杀麻雀牟利,最终为此付出代价。
 
  猎捕麻雀388只
 
  巨鹿县官亭镇的张某、刘某、王某、孙某四人正值壮年,却不思通过劳动致富,而是想通过捕杀麻雀牟利。2018年9月4日早上,张某、刘某、王某、孙某以去购买旧空调为名,携带着自行准备的编织袋、弹弓弹丸和拌有药品的黍子等物品,坐着由孙某驾驶的面包车,向赵县、藁城方向出发,准备猎捕麻雀。途中,张某购买了两片粘网,孙某购买了鞭炮。之后,四人边走边寻找目标,先后在赵县、藁城境内的谷子地中,用粘网和拌有药品的黍子猎捕麻雀,并将捕到的麻雀放于编织袋内。
 
  行至藁城区陈村附近时,张某、刘某、王某在谷子地中猎捕麻雀,孙某在准备买饭时被公安民警查获,张某、刘某、王某闻风逃跑。经查,孙某所驾驶面包车上的编织袋中共有捕获的麻雀388只。经鉴定,该物种为麻雀,属“三有动物”(即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
 
  被告人张某、刘某、王某、孙某非法狩猎罪一案,由石家庄市藁城区人民检察院向藁城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该院以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书向法院提起公益诉讼。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刘某、王某、孙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应当以非法狩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诉称,被告人张某、刘某、王某、孙某非法狩猎的行为破坏了生态环境及野生动物资源,致生物多样性遭受损害,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检察院依法对张某、刘某、王某、孙某提起公诉。
 
  四被告人付出代价
 
  藁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刘某、王某、孙某违反狩猎法规,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狩猎罪,应依法予以惩处。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刘某、王某、孙某犯非法狩猎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四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积极赔偿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损失,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法院遂依法作出判决:被告人张某、刘某、王某、孙某犯非法狩猎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向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起诉人藁城区检察院共同赔偿因其非法猎捕国家保护鸟类所造成的经济损失26384元及专家咨询费2000元;在石家庄市市级电台或媒体上公开道歉。
 
文章关键词: 麻雀 代价 诉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