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阳张大发:参加过三大战役和抗美援朝的老兵

2015-09-06 09:21:41 来源:长城网 收藏本文
 张大发穿上挂满勋章的军装。图/郭英焜 摄
 
  日前,当笔者来到曲阳县东燕川村时,吃过早饭的张大发老人便拄着拐杖一个人出去散步。
 
  今年87岁的张大发身体硬朗,讲话思路清晰。听说要他讲讲抗日战争时期的故事,他没有过多的寒暄,径直带领我们进入当年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
 
  打死独自进村的日本翻译官
 
  抗日战争时期,野北炮楼是日本鬼子在曲阳县北部较大的炮楼,驻扎的鬼子有事没事就到附近的村子里扫荡。野北炮楼西北几公里便是东燕川村,因此,日本鬼子隔三差五就到村里要钱要粮。
 
  1942年春的一天,驻野北炮楼的一名日本翻译官独自来到东燕川村前来“干私活儿”(向百姓要钱)。饱受鬼子欺压的东燕川村百姓,在村中几名共产党员的领导下,决定拿这名翻译官“开刀”。
 
  一名共产党员趁翻译官不备,抡起一根提前准备好的棍子向翻译官后背打去,毫无防备的翻译官被打了一个趔趄;接着,另一名共产党员又抡起棍子向翻译官头顶打去,这一棍子将翻译官的脑袋打开了花,翻译官倒地后再也没有起来。
 
  打死翻译官后,百姓们商议后把翻译官的尸体扔进一口废弃的水井中。“扔进水井后,我们又往井里扔了好多大石头,这样石头就将他的尸体压在了下面,从上面看什么也看不出来。”张大发说。
 
  为避免鬼子找不到翻译官带来屠村的后果,这几名共产党员把刚从县城回村的一名读书人找来,让他在棉纸上写了几份大意是“晋察冀军区将无恶不作的翻译官带到军区审讯”的告示,并盖上用萝卜刻的晋察冀军区公章以假乱真。
  
  果然,第二天,鬼子见翻译官整夜不归,便到东燕川村寻找。寻找未果,便将全村百姓集中到村内大街进行讯问,在场百姓无一人承认。一无所获的鬼子“扫荡”了一番后离去。
 
  “麻雀战”打法让鬼子摸不清头脑
 
  通过打死日本翻译官这件事,使张大发懂得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才能团结群众、打败日本鬼子。此后,他就盼望着有一天能够加入八路军。
 
  1944年3月8日,当晋察冀军区三分区二团来到东燕川村时,已经16岁的张大发便报名入了伍,成了一名八路军战士。
 
  入伍不久,驻野北的鬼子便前来围攻驻东燕川村的八路军。当看到村外山顶上民兵通过消息树发出鬼子进村的信号后,张大发所在的部队一面转移群众,一面迅速占据村北山头。
 
  “当我们到达村北山头时,鬼子也爬上了村东南的山头。”张大发说。为了让群众安全转移,他们就朝鬼子打了几枪,听到枪声的鬼子像发疯了一样,仗着兵多枪多,吆喝着朝村北追了过来。
  
  “鬼子的武器比我们的好,枪法也比我们准,他们占有明显的优势。一会儿,他们就追到了山下。”张大发说,“鬼子进攻时,我们就躲藏在石头后边,等日本鬼子停止射击时,我们就瞅准机会向鬼子打几枪。”
 
  “我们分成几个小组,利用地形熟的优势,迅速分散向四周隐藏起来,等鬼子向上爬山时,我们这边打几枪,那边放几枪,让鬼子始终摸不清我们在哪。”张大发说,“等鬼子爬上山顶时,我们早已绕道转移到了对面的山上,看不见一个人影的鬼子急得‘哇哇’乱叫。这时,离鬼子较近的战士又朝山上打了几枪,鬼子急忙朝着枪响的地方追去。后来,我们才知道这种忽聚忽散、时东时西的打法就是‘麻雀战’战术。”
 
  到清风店开展破袭战
 
  这场战斗结束后,张大发便随部队转战到唐县、涞源、满城一带,陆续与鬼子展开小规模斗争。
 
  “鬼子打仗时经常出去汽车,邻近的定州火车站又经常给他们送来武器,使我们的装备比鬼子差。”张大发说,“正面作战打不过日本鬼子,我们就采用破袭战的方法,给他们制造麻烦,阻滞他们的行动。”
 
  破袭战是抗战时期平原地区采用的一种游击战战法,其具体做法是通过挖壕沟、扒道轨等方法破坏公路、铁路等交通设施,延缓鬼子行动。
 
  张大发所在的部队在曲阳北部山区驻扎期间,曾到定州清风店参加过破坏铁路行动。1945年春天的一个下午,张大发所在的部队分成卸螺栓、撬铁轨以及警戒等多个小组,分别来到邻近定州的曲阳县杏树、东旺一带隐藏起来。当晚,在夜色的掩护下,他们悄悄来到清风店附近的铁道上进行破坏铁道行动。
 
  在战友们用工具卸下铁轨接头处的螺栓,把铁轨向一侧撬动时,张大发所在的小组担任外围警戒任务。“我们关系着整个行动的安全,时刻不能掉以轻心。”整个行动中,张大发始终抱着枪,两眼紧紧盯着定州城方向。由于长时间一个姿势,等任务结束时,张大发的身体已经僵直。
 
  任务结束后,张大发他们连夜返回60公里外的曲阳县仁景树一带进行休整,准备着下一次战斗的到来。
 
  参加“三大战役”和“抗美援朝”战争
 
  抗日战争胜利后,张大发跟随部队先后参加了清风店战役、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太原战役以及解放西北等战役。
 
  “我们在太原打败阎锡山后,又参加过解放西安、宝鸡、天水、兰州、西宁的战斗,之后一直打到新疆。”说起解放战争的经历,张大发对参加过战斗的地名历历在目。
 
  1950年底,张大发响应国家“保卫国防最前线”号召,坐上火车,奔赴东北。“我们的火车在洛阳、泰安、沈阳、丹东停过4次,之后直接过了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张大发先后到张家口、大同、保定等地工作,之后返回曲阳。
 
  在张大发的卧室内,张大发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军装上衣,上衣上挂着9块军功章——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军功章(1945-2005)”、由西北军政委员会1950年颁发的“人民功臣”军功章、由淮海军分区1948年颁发的“特等功”军功章、由西北军政委员会1950年颁发的“解放西北纪念章”、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1951年赠的“抗美援朝纪念”、由全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1954年赠的纪念章,以及1948年的解放东北纪念章、抗美援朝三等功军功章、1950年的华北解放纪念章。
 
  “其实,我还有一块抗美援朝和平纪念章,只不过前几年找不到了。加上这块纪念章,我正好有10块纪念章。”张大发说。
 
  “我不吸烟不喝酒,饮食以馒头稀粥为主,早上5点起床,中午午休2个小时,晚上9点准时睡觉,身体特别好。”张大发说。“现在,我们全家四代同堂,儿孙辈有30来个人聚在一块儿,我感到特别幸福。这就是我们参加革命的目的。”
 
  张大发,1929年出生于曲阳县灵山镇东燕川村一个贫困农民家庭。1944年,晋察冀军区三分区二团在东燕川村一带活动时, 16岁的张大发便报名入了伍,成了一名八路军战士。抗日战争胜利后,张大发跟随部队先后参加了清风店战役、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太原战役以及解放西北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他又随部队赴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郭英焜 田爱民)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