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剿“国道夜袭队”

2015-12-16 10:27:17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王晓义

  大货车频遭夜袭
 
  1998年11月24日,正是“小雪”的第三天。位于唐古路习家套胶泥庄地段立交桥东侧,一个专营“汽车风挡”的门市部正式开业。到了夜间,竖立在205国道路边的“汽车风挡”灯箱广告格外引人注目。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自打这个小门脸开业以后,在开平至卑家店路段,夜间连续发生外地长途汽车风挡玻璃被人射碎案件。难道真的是巧合?唐山市公安局古冶分局110调度指挥室从11月28日到12月10日仅十多天,就先后接到途经这里的天津、内蒙古、吉林、辽宁等外地司机风挡玻璃被人砸碎的报警。
 
   “车到古冶,小心挨砸!”司机们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外地汽车风挡玻璃连遭夜袭的案件引起了古冶公安机关的高度重视。通过报警登记,警方从中理出这样的头绪:案发地点集中在古冶至卑家店这段国道上;曾有两人骑着摩托车不知用什么工具将风挡玻璃砸碎后跑掉;作案时间都在晚上八九时左右;袭击的目标大多为外地平头大货车……
 
  张法网追捕大鱼
 
  一张无形的法网迅速张开。一连多日,参战民警们顶着凛冽的寒风,在歹徒经常出没的地方架网伏击。就在民警们紧锣密鼓地上案侦查时,情况又发生了:12月18日晚上8时左右,辽宁本溪、吉林长春的两辆大货车行至习家套立交桥附近时,两车的风挡玻璃被不明物打碎。刑警大队中队长何东利火速派出民警强俊祥、孙宝忠、周泳良、赵玉辉及联防队员张立军登上警车,风驰电掣般赶到古冶报警地点。
 
  民警从报警人那里了解到:刚才,本溪司机张某驾车到习家套立交桥附近时,风挡玻璃被人砸碎,他开车到东边一个风挡玻璃门市部安玻璃,正好长春的一个大货车司机也在那里安玻璃,他们互相问了情况后,得知玻璃都是在同一个地方被砸碎的。本来安一块玻璃也不过百八十元,可店主张口要560元。另外,长春女司机在扫车里的玻璃碴时,发现了一个玻璃弹珠,心里起了怀疑,便报了警。经进一步了解,又一个重要情况引起了民警们的警觉:女司机反映,她的风挡玻璃被人砸碎后,行驶到古冶腾达加油站附近时,有三个身份不明的人站在路边,并主动招呼她去路边一个修理部安装风挡玻璃,似乎早有准备。
 
   端“黑店”擒住元凶
 
  民警心里有了底。他们当机立断:拜访“汽车风挡”店。门市部距汽车被砸地点不足一公里。不一会儿,警车“嘎”的一声停在了这个门市部门前。这是一个只有一间屋子的小店。室内漆黑,除靠墙有几块风挡玻璃外,一无所有。三个店员懒散地靠在墙角闲聊。“我们想安玻璃。”着便衣的几位巡警推门进店,故意操着外地口音。几个人一听来了买卖,立时来了精神:“在哪呢?”“车就在外边”。巡警有意把他们引到路边。正在他们东张西望找车时,巡警强俊祥突然厉声喝道:“不准动,我们是公安局的!”这突如其来的喝声在寒风中更增添了几分威严,几个做贼心虚的家伙立时傻了眼,个个哆嗦着不由自主地伸出了双手。他们很快被带到巡警大队。
 
   “你们老板叫啥?”“孙福。”“他干什么去了?”“他带着一拨人正砸呢……”兵贵神速。闻讯赶到二中队的大队长刘春燕、副大队长贺文元立即命令民警再次出击。
 
  晚上10时,民警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开平洼里某村,摸到了孙福家,但扑了个空。他们在孙家门口守候了一个多小时。时近午夜,孙福哼着小调还没迈进门槛就被巡警擒获。民警在他身上搜出两个弹弓,十几个玻璃球。随后,他们又连夜端掉了这个坑人的黑店。
 
  审罪魁案情明了
 
  在审讯室,19岁的孙福战战兢兢地供述了他的“发家史”。他本是开平洼里某村农民,他曾听人说过,做安装风挡玻璃的买卖可挣大钱,但得想点“法儿”。
 
  第二天,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同村的铁哥们孙立一商量,两人一拍即合。很快,他俩在路边租了间房,买了几块风挡玻璃便匆匆开业了。可是开业一天竟没开张,孙福等得不耐烦了。他找来铁丝、胶皮自制两把弹弓,又拿出从市场买来的1.5公斤玻璃球,好不容易盼到天黑,当天晚上就迫不及待地实施了罪恶的行动计划。
    入夜,国道上一片漆黑。孙福和孙立一起带上弹弓、玻璃球,两人骑着一辆野马摩托车,直奔门市部西边的胶泥庄立交桥。到那后,他们窥测一阵地形后,躲到桥下矮墙边等候“猎物”。不大一会儿,一辆由西往东行驶的东风“平头”汽车急驶而来,孙福忙掏出弹弓,压上“子弹”,待汽车靠近时,照准风挡玻璃射了出去。只听“嘭”的一声,风挡玻璃被炸个粉碎。随后,他俩又迅速骑上摩托车到门市部等着安玻璃去了。果然,不一会儿那辆车就到了。换好了玻璃,“孙老板”张口要价560元。司机一番求情后给了350元。实际上一块玻璃才百元左右。
 
  打那以后,他们尝到了甜头,便“一射”而不可收。11月30日晚上,孙福与孙立开着摩托车再次作案时,孙立驾车撞在一辆停着的汽车上受了重伤,孙福也撞昏了过去。孙立受伤后,孙福单枪匹马干不了这事。于是,第二天他找到了平时要好的哥们陈某、高某、于某、孙某等人在门市部给他当雇工。孙老板面授机宜:“咱们的活计就是上国道射玻璃,回来安玻璃,论功行赏,多挣多分,还管吃管住。”
 
   总在一个地方作案容易暴露。于是,他们想了一个招:对头射!以“汽车风挡”门市部为中心,距离不能太远,从门市部东边的路上射往西走的车;而从门市部西边就射东去的车,这样,两面夹击就可迫使司机到他们门市部安玻璃。
 
  据他们交代,开业不到一个月,他们就作案30多起,非法所得4千多元。
 
  随着这桩系列案的破获,在公安人员的严密追捕下,6名“射手”纷纷落入了法网,很快他们便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值得一提的是,自打国道“夜袭队”被古冶警方剿灭后,至今十多年过去了,这段国道上再也没有发生过此类案件了。(文中嫌疑人为化名)
 
文章关键词: 国道夜袭队 追剿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