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科大泼水节“集体性骚扰”?学生:没那么肮脏

2015-11-02 16:39:42 来源:参考消息网 收藏本文

图片来源:微博
 
  近日有自称“女权主义者”的人士发表文章,指华中科技大学的毕业泼水活动是针对女生的“集体性骚扰”,文章点击量至今已过百万。但该校多名学生表示,文章扭曲事实,否认存在“性骚扰”情况。有性学专家称,泼水活动只是大学生一种合理发泄方式。
 
  据香港南华早报中文网10月30日报道,10月25日,在微博上自我介绍为“女权主义者”的高富强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当女人被流氓文化包围——兼评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事件》的文章,文章用“不堪入目”、“猥琐到了极致”和“不尊重女生意愿”等词语描述和评论了一则2013年发布在人人网的《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全过程》帖子。帖子中有数张活动的照片和像“人文(学院)的几十个女生就这样被四百多土木男包围了,黑灯瞎火的,你们懂的,各种尖叫,各种QS(禽兽)”的文字表述。
 
  高富强在文中直斥这个泼水活动是“集体的、流氓的、无耻的”针对女孩子的大规模性骚扰和女性受到男权文化的压制。这篇评论文章很短的时间就被网民大量转发,截止到10月30日阅读量已经超过100万。
 
  为了解到有关活动的更多信息,《澎湃新闻》走访了华科大的师生和有关的专家。一名华科大新闻学院的周姓女生对高富强的文章很愤慨,“高富强把华科的女生预设为弱势群体,把事实歪曲到性骚扰、侮辱女性,给华科男贴上了'猥琐下流'的标签,这样泼脏水的行为令我无法接受。”
 
  新闻学院的毛同学称,他曾亲历过一次泼水节,当时女生也可以随意进出男生宿舍,男生和女生完全是平等地、开心地玩乐,不存在“性侵”、“女权”和“男权”。毛同学还表示,高富强的文章“内容不合符事实,作者仅凭几张图片、没有经过调查取证就胡乱臆测”。
 
  曾两度参加泼水活动的11级毕业生殷爱(化名)回应道:“基本不存在女生被动的情况。一般泼水节很晚才开始,不想玩的关灯关门,想玩的一般跑出去玩乐,比泼水,女生比谁泼得都凶。”
 
  该校的女留学生赛莉亚表示很怀念这样的活动,“我觉得泼水节对我来说,是唯一以一个外国人的身份和中国人玩得那么开心的活动,就我参加的三次来看,都没有男生不尊重女生的举动,我看到大家都是很乐意参与的。”
 
  人民网也转载了华科大毕业生张松超在红网上发表的文章。张松超在文中表示,泼水节没有想象中的“肮脏”,而“那张男生拿着女生胸罩的图片,实则是泼水的女生忘记了盆中的胸罩,直接给泼了出去”,没有大家想象的猥琐不堪。他还称,活动开始是学生自发组织的,学校后来停止活动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不是因为性骚扰。
 
  此外,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著名性学家彭晓辉也认为华科大的泼水节不是性骚扰,“我们要明确性骚扰的定义,它是指以权力为支撑的一方对另一方提出不受欢迎的性要求或性求爱,性骚扰所涉及的双方必须要有明确的权力从属关系。但'泼水节'事件中,男女生间不存在这种权力支撑的相互关系,所以不构成性骚扰”。
 
  彭晓辉还说,集体性骚扰本身就一个伪命题,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泼水节”是大学生的文化活动,活动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也有可能几个同学的行为粗俗,但也是个案,不会对活动的性质构成影响。
 
  彭晓辉说,这个活动是大学生一种合理的发泄方式,年轻人的一些活动在大众看来可能有些违反社会风尚,那也只是个别年轻人的修养问题,只要不侵犯他人利益、不触犯法律,就不应干涉太多,也没有必要把事件上升到男权和女权的高度,“如果此类活动侵犯了一部分人的权益,那他们应该走法律途径维权。作为利益不相关者,我们不应该过分地插手,否则只会激化社会矛盾”。
 
  华科大的教师龚超也在网上就事件发表回应称,他很担心网上的评论会影响到学校的学生,他提醒学生不要一味激动还击,要学会感谢批评自己的人,希望大家要淡然,“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不要对事件过分激动,做好自己的事情。
 
  10月29日,高富强发表第二篇有关华科泼水节的文章,题为《集体性骚扰与流氓文化——再评华科女生宿舍被攻占事件》,他表示泼水活动存在性骚扰的个案和可能性,而且无法认同彭晓辉认为不构成集体性骚扰的意见,“一个男人强奸了一个女人叫强奸,一群男人强奸了一群女人叫集体性强奸,以此类推,一群男学生对一群女学生喊有性暗示的口号,当然就构成了集体性骚扰”。
 
  目前,华科大校方对此事尚无回应。
文章关键词: 性骚扰 集体 学生 泼水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