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地高辛片涨价10倍 原因何在?

2015-06-09 10:26:28 来源:燕赵晚报 收藏本文
 
 
    ■市民:药店没货医院一瓶涨了60元 物价部门:正密切关注
 
    ■药价放开后部分低价药涨价1-2倍 竞争激烈多数药没涨价
 
    自己每天要吃的药忽然涨了10倍!省会72岁的退休人员贾女士最近被“惊”着了:原来每瓶卖6.5元的地高辛片现在卖到了每瓶65元。而且,药店没货,医院就这价,吃不吃?还得吃。
 
    自6月1日国家取消绝大多数药品的政府限价以后,药品是否涨价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上海信谊药厂生产的地高辛片一下子价涨10倍,让不少长期服用此药的患者叫苦不迭。对此,物价部门已开始密切关注。同时记者调查发现,药价放开后部分低价药涨价1--2倍,但多数普通药品因市场竞争“不敢言涨”。
 
    □记者 刘文静
 
    烦恼
 
    地高辛片价涨10倍 却不得不买
 
    家住省会西二环附近的贾女士是一位退休干部,因为心脏不好、常常失眠,长期服用着一种治疗心脏病的药物地高辛片和治疗失眠的舒乐安定片。
 
    贾女士说,以前的药价挺平稳,100片/瓶的地高辛片每瓶6.5元或者6.7元,20片/盒的舒乐安定每盒2元。上星期药吃完了,她又到医院开药,同样是地高辛片和舒乐安定,一看药价吓了一跳,地高辛片变成了65元/瓶,一下子涨了10倍;舒乐安定变成了8元/盒,也涨了4倍。飞涨的价格让贾女士很难接受,她没有在医院买药,找了好几家药房,都没货,最后找到一家药品批发站,有货,售价75元/瓶,更贵。药是不能断的,最终贾女士又回到这家医院,买了高价的地高辛片。
 
    “药店的人告诉我,说6月1日后药品限价取消,所以药涨价了。还说以前药品成本高价格低,涨了价才会有利润,这些我能理解,但也不能涨得这么离谱啊!”贾女士说。
 
    调查
 
    市场:医院涨价 药房嫌贵“不敢进货”
 
    根据贾女士提供的线索,昨日记者咨询了多家医院,发现医院的地高辛片的确都大幅涨价。一家医院药房的人员说,地高辛片现在65元/瓶,的确涨了,不过这种药一瓶吃很长时间,分摊到每一天的药费并不多。舒乐安定也涨价了,从2元/盒涨到了8元/盒。
 
    而零售药店的地高辛片情况则是没货。记者在建设大街、槐中路沿线走访了乐仁堂、神威大药房、新兴药房等多家连锁药房,店员都表示没这种药,断货了。新兴药房的采购人员说,地高辛片已经断货一段时间了,以前的零售价很便宜,就几块钱,后来进货价涨得太凶,一瓶的进价就涨到了将近60元,就暂时没有进货,想等等看,同时也在调查顾客的反应,包括顾客对这种药的需求是不是很大,涨价后是否可以接受。
 
    据药店人员介绍,地高辛片的主要功能是治疗先天性心脏病和慢性心功能不全,效果还不错,挺受顾客欢迎,就是因为长期以来价格偏低,货源比较紧张,经常断货。最近上游倒是有货,但价格飞涨不敢进。
 
    探究
 
    厂家:出厂价不高 是中间商抬高售价
 
    本报记者昨日联系到了上海信谊药厂负责地高辛片销售的吴经理,吴经理说,地高辛片的原料价格的确一直在涨,从2014年9月起,地高辛片原料价格从7.5万元/公斤逐步涨至2015年1月的40万元/公斤,价格与成本严重倒挂,所以100片/瓶的规格早就停产了。目前市场上的涨价应该是中间商所为。现在公司重新投产的是30片/瓶的地高辛片,出厂价是8.31元(不含税),即使含税也超不过10元。
 
    对于零售终端的价涨10倍,吴经理表示厂家也无能为力。“药品的中间环节太多了,至少有一级、二级、三级经销商,而且,一个省级经销商不可能覆盖全省,一个市级的经销商也不可能覆盖到全市,中间代理商也很多,药厂能决定的是药品的出厂价,流通环节中的涨价是没办法管的。”吴经理表示,他们能做的是加大30片/瓶的地高辛片生产量,尽快投放全国市场,希望市场价格能恢复正常。
 
    省会一位多年从事药品经销的杨经理也表示,药品的中间环节很多,如果某种药在药房普遍缺货,不排除多级代理商哄抬价格,分享利润的可能性。
 
    物价局:发现不正常抬价会介入干预
 
    河北省物价局协调处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虽然6月1日绝大多数药价放开,从原来的政府限价变为市场调节,但并不意味着政府会放任不管。如果发现有不正常的抬价行为,物价部门会介入干涉。目前,地高辛片的价格上涨已引起了多级物价部门的关注,河北省物价部门也在随时关注。“从政府限价到市场定价需要一个过程,如果是市场自发的涨价,市场会调节过来;如果是个别人或者群体非正常地操纵涨价,政府一定会出面管理。”这位工作人员说。
 
    延伸
 
    不少低价药涨1-2倍
 
    市民表示能接受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引起公众关注的地高辛片,市场上的很多低价药也悄悄更新了售价,涨价1-2倍已很常见。
 
    在建设大街一家大型连锁药房,采购部的李经理一一举例:比如调节植物神经的谷维素片,以前的售价一直是2元左右,现在是4元左右;还有一种复方罗布麻片,以前一直卖1元多,现在卖4.2元。
 
    在中山西路旁边的另一家连锁药房,药品部的杨经理同样表示,部分低价药涨价了,在这家药店,以前卖1元多的谷维素现在卖到3.5元;以前卖3元的复方罗布麻片现在的售价是4.8元,而另一种规格的盒装罗布麻片则是售价15元。夏季避暑药藿香正气水前些年的售价不过2元左右,在频频断货又重现柜台后,同样规格的藿香正气水价格基本涨到了4-5元。而就在最近,江苏一家药厂生产的精神类药品氯氮平的市场零售单价则从3.5元涨到了6.5元,涨幅接近一倍。
 
    对于低价药的正常上涨,市民普遍表示可以接受,“两三块钱的药涨到四五块也算正常吧,毕竟成本都涨了,就算是传统老药,也不能拿十年前的价格来比较了。”家住国际城小区的刘女士说,比如藿香正气水,夏天还真缺不了,以前2块钱能买一盒,后来就买不着了,只有藿香正气软胶囊和藿香正气口服液,这些新药就贵了,一盒卖到20元。现在藿香正气水倒是不缺货了,卖四、五块钱,还算便宜呢。
 
    市场竞争激烈
 
    更多的药“不敢言涨”
 
    “部分低价药涨价的确是因为生产成本在提高,需要正常调价。但是这部分涨价的药在整体药品市场中占比很少,可以说,绝大多数药品没有涨,不敢涨。”槐中路上一家连锁药店的店长说,现在药品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对零售药店来说,每家药店都有会员日,打折、促销已很常见,一搞活动,很多促销药品会是零利润或者负利润销售;对药品来说,多数药品都有不同的生产厂家,哪个厂家也不敢轻易提价。
 
    “地高辛片为什么敢涨十倍?是因为厂家太少了,全国只有两个厂家生产,而且这种药的替代药品非常少。等到市场完全放开后,引入竞争机制,可能会有更多的厂家来生产这种药,价格自然会下来。”药品经销商杨经理说。
 
    药品也有“阶梯价”
 
    买药时不妨多问问
 
    在槐中路上一家药店,记者问店员有没有三黄片,店员马上拿出一盒,售价8元;“贵了,有便宜的吗?”店员又换了一盒,售价4元,只是比8元的的片数略少;“还是贵,还有便宜的吗?”店员笑了笑,从柜台底下拿出一袋,5角。
 
    一家药店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就是药店的“阶梯价”。药品限价放开后,便宜药多了,各种升级版的新药也不少,从利润的角度出发,营业员一定愿意推荐价格偏高的,只要你多问问,便宜的也有。比如顾客想买藿香正气水,营业员最先拿出的会是售价十几元的口服液,如果顾客明确表示不要口服液,营业员会拿出5元的藿香正气水。比如罗布麻片,如果只说罗布麻片,营业员会推荐盒装的罗布麻片,售价15元,如果你坚持要瓶装的,也有5元一瓶的。
 
    “药品是标准品,只要达到合格水平,都能起到治疗作用。”这位负责人说,“只不过一些新药的工艺的确先进一些,比如藿香正气口服液就不含酒精,藿香正气水含酒精,开车族最好选择前者,而一些习惯了藿香正气水又不想多花钱的市民,就可以选择后者。”到底买哪种,要根据自己的需求来决定。
 
    此外,即使是完全一样的药,在不同药店的售价也并不相同,有的药店促销时还会有特价药品。需要经常服用某种药的消费者还真得货比三家,多比比多看看呢
 

文章关键词: 记者 原因 高辛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