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彩浓墨长相宜

2016-03-09 09:09:20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韩冬红
 
  人生就是一场戏,每个人都是舞台上的演员,一个好演员就是扮什么像什么。我自认为是个好警察,只是在家庭中,亏欠亲人很多,可在社会上,我是一个好公民。
 
  可以说,警察过年过节值班、平常加班,是常态。当年婚假没休完,单位领导派人去家叫我。那时,我在打字室,用的是手动铅字打字机,全局就两台,同事回家过年,我一人连夜把春节安保任务会议材料打完、印完,回家已是清晨。后有一年,市公安局要召开全省“远学济南,近学丛台”现场会,我一手抱孩子一手打字,一工作就是一夜。即便后来到公安局纪委,加班也是家常便饭,市公安局作为全市行政权力公开透明运行试点,在没有样板可学的情况下,制作流程图和项目一览,完成后,有整整两大厚本,所用法律依据规范、流程图一目了然,受到市政府法制办的表扬。其实,那是我一天只睡三小时的结果。记得交任务的那天上午,从市政府台阶上一下来,顿时头晕目眩,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屈指一算,那次我竟一口气加班一周多。后来,市公安局作为全省行政权力公开先进单位,承揽了现场会。而此刻,我已经离开纪委,到了现在的工作岗位,与一帮“70后”、“80后”、“90后”一起共事,在体力和精力上,不惑之年的我从来没有输给过他们。
 
  作为一个职业女性,既要干好工作,又要承担社会和家庭责任,角色转变灵活,淡彩浓墨长相宜。所以,当我听婆婆说利用我休假去住院做手术时,毅然接受。举办奥运会那年,我连续两个多月在街上冒着地表高达50摄氏度的高温巡逻。国庆节过后,同事们开始轮休,每人10天假期,本打算趁机在家好好调整自己,婆婆却选择此刻到医院做静脉曲张手术。当时,爱人在外地工作,女儿读初中,年过八旬的老母亲住在家里,再苦再累都得一人扛着,但是想到家庭责任,第二天我仍高高兴兴地带婆婆入院,陪她做各项检查,有时候来不及等电梯,便从一楼爬到十三楼。正如不久前我在小说《变脸》中写得那样,你在单位就是再大的官,回到婆婆面前,也是她的儿媳。何况我本来就不是官!
 
  就在前几天,女儿返校,头一天我在单位值联勤13个小时,晚上10点半才回家。一进家门,就看见女儿正忙着帮我收拾衣柜,眼睛顿时一热,流下两行热泪。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我却享受着女儿的关怀,于是无比惭愧地说,宝贝,别怨妈妈,做警察身不由己!女儿摇摇头说,习惯了。是的,女儿绝对习惯了。女儿6岁那年,她做阑尾炎手术,我请假5天,女儿拆线翌日因无人看管,便回到了幼儿园。每当有人说我女儿瘦得可怜,我的心就像在滴血。手术前,女儿体重50斤,手术后40斤,这个重量在两年后才持平。不是我不心疼女儿,是自己还有另一份责任。当时,纪委全体人员每人分几本整理档案,迎接市里验收,我克服困难只为不拖大家后腿。
 
  还有就是社会责任心,一个人没有社会责任心,其实是受了“只管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糊涂处世哲学的蒙蔽。因此,当别人议论“在路上遇到老人摔倒,到底扶不扶”时,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扶。”去年冬季的一个星期天早晨,我急着去单位值班,一出门遇见一起车祸,伤者躺在血泊中。很多人围观,人们七嘴八舌,就是没有人行动。我立刻向带班领导请假,然后报警,接着又想方设法通知伤者家属,与肇事者一起把伤者送往医院,又替肇事者垫付200元急救车费用。
 
  有人说,当时你又没穿警服,何必多那事?要是人不还你钱,不白搭!我说:“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受伤的人是你亲属,是否还愿意他人袖手旁观?”去年平安夜,我获知有个临漳籍女教师因神经纤维瘤正在筹款做手术,于是在刚建起的邯郸市公安局铿锵玫瑰女子群发起爱心捐款,仅半天时间就为病人捐了3700多元钱,还收到社会爱心人士捐款4000余元。元旦当天,我们还代表女子群全体民警,到社会福利院去看望孩子们,带去300元钱给孩子们改善伙食。(作者单位:邯郸市公安局政治部)
文章关键词: 韩冬红 警察 纪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