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眼”卫士—记高速交警磁县大队副大队长马强

2016-12-14 11:01:47 来源: 收藏本文
     □ 本报记者 李建华
 
     瘦,是每个人对马强的第一印象。身高1.82米,体重只有59公斤,像一根竹子,瘦削却挺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人的性子也像竹子,带着几分“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倔强与坚强。
 
     从身体瘦弱的孩子成为一名英姿挺拔的人民警察,从刚参加工作的懵懂热血青年到经验丰富的“神眼”卫士,38岁的马强有着18年的高速警察从业经历,他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连续五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先后荣立三等功2次,二等功1次,一等功1次。
 
     与死亡近距离接触
 
     1998年9月,从警校毕业的马强通过考试,成为河北省交警总队高速支队八大队(今邢台大队)的一名民警。
 
     当时的高速公路路面窄、大车多,加上司机们高速行车安全意识不够,事故发生率较高。遇到事故,救援、清障,民警都要冲在第一线,与危险时刻相伴。马强的一个同事在事故现场清障时遭遇“二次事故”而殉职,他自己也曾经险些被飞速行驶的汽车撞飞。
 
     邢台县有一个小马村,以前农闲时村里一些人就结伙上路抢劫。警方调派警力严控打击后,他们将巡警当作了报复目标,常常藏在路边草丛里向巡逻车投掷石头。马强和同事开车巡逻时,被一块石头砸中右眼,热乎乎的血立时夹着车窗玻璃的碴子顺面颊淌下。经过治疗,眼睛保住了,视力却大幅下降,直到今天也没有恢复。
 
     出院后,马强继续参与打击车匪路霸,一次追踪一名劫匪到小马村,刚进村就被几十名手提棍棒的村民团团围住,幸亏当地警方及时赶到,才将马强和同事解救出来。
 
     自创绝招练就一双“神眼”
 
     2008年12月,马强被调到河北省高速交警总队三支队磁县大队。磁县是南方十多个省市进京的大通道,素有河北“南大门”、“桥头堡”之称,又被称为“冀南第一岗”,是河北省重大安保三道防线的第一道防线。这道防线的重要性,马强从调过来就有了明确认识。这些年,栽在他眼睛下的犯罪嫌疑人比比皆是,他也成为远近闻名的“神眼”。
 
     今年10月31日13时许,在对一辆号牌为冀R670××的大型客车进行检查时,车上一名男子神情紧张,想伺机溜走,被马强拦下后,其自称叫“李某孝”,却拿不出身份证。本着“有疑必查,弄清查明”的原则,马强对其进行网络核查,发现该男子与一个叫“毛某得”的湖北省恩施籍在逃人员非常相似。但男子坚称自己是“李某孝”,同行人员也为其作证。马强在其同行人员手机中发现近期打给“得哥”的电话。拨通该号码后,嫌疑人背包中的手机响了!结合其它求证结果,男子终于承认他就是2005年5月17日,伙同谭某明残忍杀害一名妇女并将其孩子拐卖的“毛某得”。
 
     同一天,马强和同事发现过路的两辆现代轿车的驾驶员形迹很可疑,面对民警显得十分心虚,几次借口上厕所想开溜。经核查发现,两辆现代轿车均为河南省安阳市公安局登记上网的被盗抢车。
 
     11月1日11时许,一辆悬挂山西曲沃牌照的车辆路过接受安检,车上三人称去河南安阳找人。“曲沃、安阳、找人”,这些字眼顿时让马强和同事联想到前一天查获的两名盗抢车嫌疑人也是曲沃县的。民警对三人进一步询问时,三人均闪烁其词。将他们分开讯问,一人交待,和他们一伙的“二小”、“老兵”(前一天查获的两名犯罪嫌疑人)在安阳“接”了两辆车。“二小”和“老兵”负责将车从安阳开回曲沃,他们三人接应。可没想到久等二人不回,连电话也打不通,他们便赶来寻找同伴。
 
     满身病痛却坚守职责
 
     从1998年9月入职到现在,马强在高速交警的工作岗位上已经坚守了18年。高速交警因需要长期开车巡逻、长久站立或走动,很多人都患了腰椎、颈椎病。马强不仅长年饱受腰椎骨质增生的折磨,原来的胃病也因为长期饮食不规律变得更加严重。还有早些年蹲坑抓捕车匪路霸导致他患了严重的皮肤病,身上瘙痒难耐,几乎整夜睡不着。6岁的女儿总是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叮嘱”他:爸爸,天冷了,你多穿点儿;爸爸,你胃不好,记得吃饭……
 
     提起家人,马强很愧疚地说:“我欠他们太多!”因为工作关系,他五六天才能回一次家。遇上特殊情况,也许一个月都不着家。父母日渐老迈,身体也不好,全靠妻子照顾。
 
     今年暑期又遇上“7·19”特大洪灾,马强近50天没有回过家。老家上马庄村也遭了灾,父母住的房子进了水,院墙被冲塌。老人打电话给他,他却只能让妻子赶过去。
 
     “我不是聪明人,我只是肯坚持。”马强一坐进巡逻车,就只记得自己的职责;一站在安检口,眼睛就只注意分辨是否有疑点。别人赞誉他“神眼”,他却说自己不过是有“三多”——多看一眼、多想一层、多用点心。
 
     这就是马强,一个“冀南第一岗”的“神眼”卫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