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晨报:拒绝“无事酒”靠的是勇气

2017-02-15 14:29:00 来源:北京晨报 收藏本文
  36岁的谢金华是石柱县赵山村的一名乡村医生,从医十多年,一直都默默无闻。他没有想到,2月7日托人写下的一张“因收入微薄无法承担太多应酬,除丧葬、嫁娶之外,拒绝参加一切酒席,望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多多理解”的《告示》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重庆晨报》)
 
  谢金华的告示为什么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他不堪其贫不堪其扰,万般无奈才当了包括网络平台上的“出头鸟”。仅仅从去年腊月末到正月前几天,他共“吃”了31次宴席,4次是“结婚酒”,其余27次都是“搬家酒”。给“吃”打上引号是因为他“人没到,但份子钱要到”,一共送出了4600元,接近他两个月的工资。
 
  其实,谢金华的无奈是不少低收入家庭的共同面对与普遍尴尬。搬家酒、生日酒、满月酒、学生酒,“无事整酒”在许多地区愈演愈烈。这种人情债,情分礼的蔓延与泛化是民风的变质与堕落。在我国广大农村,婚丧嫁娶本身就已经成为许多贫困家庭的人情负担,而“无事酒”这一现象的泛滥,不但使酒席更加铜臭,而且败坏了民风的淳朴,亵渎了乡情的真纯,矮化了情感的格调。
 
  在谢金华的告示之后,“写得很好,说出了内心的拒绝”、“有勇气、精神可嘉”——网友把谢金华的告示贴到网上,不少人点赞理解,但也有揶揄嘲讽他是在“炒作”,同时激起了一些借酒敛钱者的不满。谢金华面对舆论汹涌却很淡定:“拒绝无事酒,我不会改变的!”
 
  两天之后,谢金华所在的赵山村委会也贴出了一份仅许简办婚丧,其他一律不予参加的《公告》。跟进的还可以,只不过《公告》如果出在谢金华的《告示》之前,村委会的党员干部们要挺身而出首当出头鸟就更好了。
 
  魏润身(首师大文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