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不担责 能否激活向善之心

2017-03-16 14:51:05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3月14日下午,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建议表决稿删除了前几次审议稿中的“重大过失”字样,仅规定“因自愿实施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这意味着,只要是见义勇为行为,就享受依法免责的“特殊待遇”,不再区分是否有“重大过失”。    
         
     (3月14日《新京报》)
 
     A 见义勇为免责 给好人吃颗“定心丸”
 
     刘英团
 
     见义勇为是时代精神的具体体现,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但是,是否扶起倒地的老人考验了我们很多人的“良心”。明明是做好事,反而被讹诈,让我们不少人“选择性失明”。在民事法律中,一般主张“过错责任”,只要“有过错”,或者按“常理”推定“有过错”,就极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在司法实践中,不少人就是因此而承担了法律责任。久而久之,“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成为大多数人最无奈的选择。我们很多人崇敬见义勇为的行为,却怯于见义勇为。从这个层面上看,民法总则明确见义勇为不担责,既是立法的一大进步,也是给善行和社会正义打下了法律基石,其中最为重要的是给好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制度道德有两个范畴:一方面,它必须尽可能地适应所设想的文明社会的实际法律制度和政治。另一方面,就符合这一适应的要求而言,它应当可能紧密地接近我们的道德的理想。”正如学者尼尔•麦考密克所言,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道德是更高层次的法律。对于道德低下的人而言,道德约束形同虚设,这就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如何才能赋予道德必要的刚性。因为当一个人的不道德行为违反公序良俗、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的权利之时,其社会危害性之严重已经超越了道德评价的范畴,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将道德行为上升为法律行为进行依法调整和惩罚。法律要保护见义勇为的行为,对诬告、讹诈见义勇为的人要严惩。从实践来看,好人之所以“做了好事伤了心”,就在于我们对好人保护得不够,对坏人惩罚得不足。从实践看,见义勇为不但应免责,还应得到奖赏。而对诬陷、讹诈见义勇为人员的坏人不但应进行道德谴责,还应通过立法让其承担必要的法律责任。从法律后果看,通过立法将见义勇为免责纳入民法总则,不但卸下了见义勇为好人的心理包袱,还能让人们放心大胆地去救助他人、去做好事。
 
     B “见义勇为不担责” 激活向善之心
 
     叶祝颐
 
     近年来,从救人前拍照自保防敲诈,到路人只围观不施救,这方面的事情屡见不鲜。不救人良心不忍,救人又怕被讹诈。救不救人俨然成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与民法总则草案三审稿相比,建议表决稿规定公民见义勇为者无论是否有重大过失,一律不担责。这对于搭建人际信任平台,搀扶跌落的道德与社会责任,化解“好心没好报”的现实尴尬,解除救助人因为好心施救可能产生的民事责任问题,消解救助人的后顾之忧,营造和谐融洽的社会氛围,建设互信互助的精神家园,促进公众文明行为,引导更多人传递道德正能量,无疑具有积极意义。
 
     换个角度讲,见义勇为是我们的传统美德,即便没有法律法规撑腰,我们也不能见义不为、见难不帮。虽说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见义不为、各扫门前雪的人,倒打一耙、讹诈好人的人确实存在,但这种人不能代表社会的主流,更不等于大家认同这些做法,这些做法不仅不应被提倡,更应该受到谴责。看见有人亟待救助,你忍心不帮扶一把吗?如果大家宁可集体围观,绝不出手相救,即便撇清了自己伤害他人的嫌疑,但是人的道德良知又体现在哪里?
 
     当然,要激活更多人的见义勇为精神,除了立法免除救助人的责任与道德舆论层面的呼吁以外,有必要给救助人、行善者必要的精神鼓励与物质奖励,对讹诈、碰瓷者当头棒喝。我觉得深圳此前奖励救人少年树立了道德标杆,四川警方拘留讹人老太家属起到了警示作用。如果更多的事实真相被还原,更多的真实肇事者被绳之以法,如果对行善者的责任豁免、物质激励、精神鼓励和对讹诈者的法律惩处变成法律制度常态,“扶不扶”将不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文章关键词: 之心 激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