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臻军:一个刑警中队长的昼与夜

2017-09-19 10:18:46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本报记者 韩志强 通讯员 臧新茂
 
     4名民警,4名警辅,一辆警车,这就是井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秀林中队的“标配”。而他们的“辖区版图”则是秀林镇及周围5个乡镇、84个行政村,涉及7万余人口。
 
     9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石太高速秀林收费站院内的秀林刑警中队。中队长武臻军不好意思地说,“尘土太大了,将就点吧。”原来,他们中队十几年来一直借用收费站的房子办公,窗外车轮滚滚,尘土很多。
 
     虽然条件艰苦,但工作忙起来,这些都不叫事儿。今年以来,他们已破获刑事案件3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6名。在工作绩效考核中,中队连续三年排名全局第一,两次被石家庄市公安局评为优秀基层单位。
 
     记者和武臻军约定,第二天跟他一天,感受一下山区刑警的日常工作。
 
     中队长的碎碎念,
 
     最缺的就是人手和时间
 
     9月6日,8时。记者坐上武臻军的车,这是一辆捷达牌制式警车。
 
     “中队就这一辆车,大小案子、出现场、摸排走访,都靠它,不到10年已经跑了30万公里了。”
 
     武臻军要去石家庄市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精神疾病司法鉴定中心“走后门”,想提前为一名吴姓犯罪嫌疑人做精神病司法鉴定。
 
     3天前,吴某精神病发作,将79岁的父亲杀死。因为精神异常,民警将其送到县里一家精神疾病康复中心看管治疗,但只住了一天,吴某再次发病,把康复中心的院长给打了,这下人家说什么也不愿意接收了。
 
     “5日我们把他送到了石家庄市里的一家精神病医院,还派了俩人轮流看管治疗。按照规定,吴某需要先做精神病司法鉴定,但是现在要做鉴定的人已经排队到11月。”武臻军无奈地说。
 
     8时55分,到达鉴定中心。一下车,武臻军就拿起材料,小跑着去找鉴定中心负责人沟通情况。
 
     将近一个小时后,武臻军出来了:“没有给准话,说可以先补充点材料再说,总算心里踏实了一点。”
 
     10时35分,我们到了吴某住着的精神病医院2楼加护病房。在这里值班的副中队长许志宏见到武臻军,特别高兴,还以为可以马上做鉴定了。
 
     “嫌疑人家里经济状况一般,而且发生这样的事,没人愿意给他出钱治疗,我们已先垫付了3000元治疗费。”武臻军说,“为了防止发生意外,看守民警只能在楼道椅子上过夜,一会儿也不敢离开,就靠火腿肠、卤蛋垫补。”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11时45分。
 
     办案归来,
 
     父亲做的打卤面真好吃
 
     在返回刑警队的途中,要经过武臻军的老家。该吃午饭了,他给老父亲打电话说了声,让老人家给做打卤面。
 
     12时20分,刚一进家,84岁的武老爷子就将几碗西红柿鸡蛋打卤面端上了桌。
 
     “我平时忙,他们都知道。别看近,我回来得少,多数时间都是我爱人来回跑。他们都很理解我的工作,从不拖后腿。”武臻军一边说,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面条。
 
     刑警不是在办案,就是在办案的路上。武臻军说,能坐下来踏实吃顿家里的饭,已经非常奢侈了。
 
     14时,武臻军回到中队,一起非法拘禁案件的嫌疑人家属正在等他。
 
     武臻军把他们让进了屋子,倒上了水。“你们弟弟这个事涉嫌非法拘禁,是犯罪行为。现在除了他已经到案,还有3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在逃,如果你们知道他们在哪,赶紧劝说他们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武臻军一边讲法,一边开导。
 
     一个小时后,嫌疑人家属表示:回去尽量做劝说工作,让嫌疑人早点投案。

  15时,记者再次坐上了武臻军的车,准备去两名取保候审的嫌疑人家里看看。
 
     但是,警车却怎么也打不着火了。武臻军鼓捣半天,额头上汗水涔涔,可车还是发动不起来。不得已,他从隔壁石太高速养护工区借了一辆车。
 
     要去的第一个村子叫河应村,属于南王庄乡,到那里要经过井(陉)元(氏)公路。今年夏天雨水大,井元公路中间部分路段被山洪冲坏,尚未修复,附近车辆硬是在路旁河滩里碾轧出了一条路,坑洼不平,车子摇摇晃晃。
 
  “这还不算最难走的路,我们辖区最远的村距离中队40公里,路况不好,一个来回得一天时间。”武臻军说。
 
     16时20分,我们到了河应村。取保候审的两名犯罪嫌疑人系父子,涉嫌盗窃某企业的光伏发电设备。儿子小冀被刑事拘留,父亲老冀被取保候审。武臻军经过了解得知,小冀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还有两个不足10岁的孩子,妻子智障,案发后,母亲急得住了院。武臻军经过做工作,使小冀得到了涉案企业的谅解,又因为小冀是初犯,涉案价值不大,最后被依法取保候审。 

  见到小冀,武臻军叮嘱他:“这个家里都靠你呢,一定不要再干违法的事了。等案子处理完了,好好打工挣钱养家。”小冀向武臻军鞠躬表示感谢:“谢谢武队长,我保证再也不干了。”
 
     路上,武臻军跟记者念叨:“基层执法工作必须考虑综合效果,不仅要维护法律的尊严,也要注意执法的社会效果。像小冀这个事,只想着一抓了之,这个家就毁了。”
 
     17时,我们前往南王庄乡某村,去见另一名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小李。小李先受了大委屈,然后将附近高速公路施工项目部的一名工人非法拘禁了40多个小时,殴打、恐吓并索要2万元钱。工人被救出后,小李被刑事拘留,但体检发现,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根据规定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我怕小李气不过,找人实施报复,所以隔上几天就去看看,叮嘱叮嘱他。”
 
     17时30分,武臻军带着记者穿过一片玉米地边的小路,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小李家。一番排解,看到小李情绪挺稳定,武臻军这才扭头出来。
 
     最喜欢“没事找事”,
 
     找的“事”还都不小
 
     回到中队,已经是19时30分。
 
     厨师杜大姐给留了一些饭——大锅菜、烙饼、米粥。
 
     “别看就这8个人,饭可不好做,他们吃饭从来没个准,有时候叫好几次才来吃饭,更多的时候刚坐下吃饭,一个电话,就都扔下饭碗跑了……”
 
     记者吃着饭,打量着这个小食堂。斑驳的水泥地上放着几张漆皮开裂的桌椅,除了一个放饭盒的柜子和几件简单炊具,唯一比较新的是角落里的柜式空调。
 
     “今年夏天老空调坏了,他就把自己家的搬了过来。”杜大姐说,“这些桌椅,都是一家饭店淘汰的。吃的菜,是后院地里我们自个儿种的。”
 
     晚上,是中队指导员吕国川带队值班。但是,几乎所有民警都在加班,包括武臻军。他手头还有3起没有侦破的案子——两起涉毒案,一起诈骗案,利用晚上的时间,还要再捋一捋线索。
 
     吕国川告诉记者,武臻军胆大心细,特别喜欢“没事找事”。2016年底,武臻军在亲戚家无意中听说,前几天邻村有个人酒后说曾经杀过人。别人没当回事,武臻军却放在了心里。后来经过走访摸排,发现此人竟然是一名12年前杀害出租车司机的犯罪嫌疑人。案件随之告破。
 
     “每次安保任务启动的时候,武队长就主动带着我们到石太高速井陉西警务站协助检查,而且每次都会有收获。”吕国川说,“今年三月,在一辆大巴车上缴获冰毒6.6千克,武臻军被荣记个人三等功、其他3名队友获嘉奖。”
 
     23时,记者准备离开中队的时候,偶遇秀林收费站的当班班长张吉坤,他说:“我们下夜班的时候,经常看到中队的办公室还是灯火通明,他们忙啊,肯定又在加班了。”
 
     立的那个一等功,
 
     几乎是“拿命搏出来的”
 
     2014年4月的一天,上安镇下安村发生一起案子——犯罪嫌疑人李某挟持了一名女子躲藏到下安村附近的山上。
 
     因为熟悉地形,武臻军在搜索民警中冲在最前面。凌晨时分,武臻军发现了嫌疑人的藏身地,根据这个线索,搜索民警最后将嫌疑人围堵在一所老房子里。
 
     因为嫌疑人是本地人,语言上好沟通,武臻军自告奋勇和嫌疑人面对面谈判,并且提出用自己交换人质,起初嫌疑人同意了,但是马上又反悔了。僵持了6个小时,嫌疑人情绪越来越紧张,并持菜刀叫嚣着要和人质同归于尽。武臻军一边说话分散李某的注意力,一边瞅准时机,猛地冲上去死死抓住嫌疑人的刀刃,为了防止伤到人质,武臻军最后抓着刀使劲往自己身边拽,最终成功救出了受害人,并和战友一起将嫌疑人制服。
 
     在这次案件处置中,因为武臻军的机智和勇猛,荣立个人一等功。
 
     他姓武,却不是个只会办案抓人的“武将”,他善于思考,勤于总结,曾经在人民公安报上刊发办案体会,写的论文获得了“第五届中国警学论坛”征文优秀奖。
 
     实践出真知,反过来,总结出的经验、规律又能给实践以指导。2016年8月,元氏县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武某作案后带着受害人尸体骑摩托回到老家井陉县。井陉县公安局指派武臻军协助工作,仅用3个小时,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尸体被找到,案件告破。
 
     “走访时,我了解到,这个嫌疑人在老家的时候除了上班,还喜欢到附近山上捉蝎子,就想他会不会到山上一个什么地方躲起来,结果真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他。”
 

文章关键词: 武臻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