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安县公安局侦破特大制售假烟案始末

2019-12-17 16:22:48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主犯零口供终审被判七年

  日前,随着三名在逃犯罪嫌疑人落网,成安县公安局侦办的部督制售假烟案告捷。

  查获造烟原料

  2018年5月29日,有群众举报称,有一辆大货车装有烟草专卖制品,正在运往成安境内。成安县公安局治安大队联合成安烟草分公司迅速出击,于当天早上7点在邯大高速成安口将车辆截获,当场查扣卷烟滤嘴棒等大量卷烟原辅材料,涉案价值达400余万元,并查获随车的吴伟某、井某、朱某等三人。

  经查,井某、朱某是货车司机,是吴伟某联系他们运输的,他们并不知道车上装的什么。而吴伟某却说他也是受老板卓某所托,联系好大货车,从河南漯河拉来的货,直到刚刚另外一个小集装箱货车来倒装货时,他才知道大货车上拉的是造烟原料。

  民警调取吴伟某驾驶的面包车以及已装走部分货品提前离去的集装箱车的资料,确定这两辆车的车主就是吴伟某口中的卓某。

  捣毁制假窝点

  成安县公安局党委高度重视,抽调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进行侦办。一组民警到车管所调取卓某的档案发现,卓某是广东汕头市人,并且有一张在邯郸市罗城头的暂住证。当民警来到暂住证上所登记的地址,发现里面住着老两口和他们的儿子,且已经在这里居住几十年了,房屋从未向外租赁过。经民警鉴定,这张暂住证是伪造的。

  第二组民警到河南漯河进行调查。根据货车司机的指认,装货地点在一个沙厂。沙厂老板说因为厂子里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平时他就用铁丝把铁门拧住,用钳子一拧就会开的,他对于在此装假烟原料的事毫不知情。民警在四周也没有找到监控录像。

  第三组民警着重查找制售窝点。民警分析,既然是一部小集装箱货车来提货,制售窝点应该就在成安境内。由于吴伟某一口咬定卓某是老板,自己毫不知情,所以在将卓某上网追逃的同时,围绕吴伟某的三部手机开展了工作。在大量的信息中,民警发现吴伟某在跟一个叫“玲子”的聊天记录里有一张1万元电费收据的图片。缴费数额这么大,会不会与本案有关?经调查,“玲子”是电力站工作人员,她提供了缴费地址在道东堡乡西姚堡村。这时天已经黑了,民警进村调查,在村后发现一处废弃的厂房。厂房从里面反锁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遮住了整个大门。民警借助手电筒的光亮发现了隐藏在大树下的摄像头。但事不宜迟,民警将行动时间定在30日凌晨。

  民警搭人梯从3米多高的围墙跳进院内,却发现厂房里已经空无一人,地上堆放着很多麻袋的烟丝、过滤嘴等卷烟原料。房屋中间又隔开一间小厂房,进到里面,卷烟机、包装机、四筒烘干机、叉车等制造假烟的设备赫然在目。四周墙壁被消音棉和棉被裹得严严实实,中间还夹着一层泡沫。墙上悬挂着的一台电脑显示器上正实时监测着外部的一切动静,怪不得跑得一个人影都没剩。

  谁是烟厂老板

  无巧不成书。当天夜里,成安县公安局巡警特警大队在巡逻时,发现6个形迹可疑的人,遂将他们带回盘查。经查,他们正是西姚堡村烟厂的打工仔,当晚从烟厂逃出来的。他们供述,他们只是受雇在那里干点搬运、清理废料等零活,并不知道详细内情。平时厂里有一个秃顶的管理人员、一名技师和一个助手,还有一个老板不常来。民警把吴伟某的照片混杂在多张照片中,让6个人辨认这些照片中有没有烟厂的人。经辨认,吴伟某正是他们口中的老板。

  两人进入视线

  专案民警围绕吴伟某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查出张某、吴某与其联系频繁。经打工人进行照片辨认,确定张某就是他们口中的秃顶管理人员,是他将他们从福建云霄县接来的。吴某是张某的助手。经过监控录像比对,民警发现张某就是29日凌晨驾驶小集装箱货车的那个人。

  民警立刻赶赴吴某、张某的老家福建省云霄县进行抓捕,但二人并没有回老家。直到吴某被福建警方抓获,张某迫于压力投案自首。

  卓某何许人也

  对于吴伟某口中的卓某,民警经过侦查,没有发现卓某有在河北活动的任何痕迹,他作为幕后大老板,难道只是遥控指挥?还是他有别的身份作掩护?

  民警马不停蹄地赶到广东汕头找到卓某。卓某说他是通过一个朋友阿义认识的吴伟某,根本没去过邯郸,成安这个名字都没有听说过。至于那两部以他名义登记的车辆,他说有一次在跟吴伟某、阿义喝酒时,阿义曾帮他把身份证拿去复印,是不是把复印件也给了吴伟某,就不得而知了。卓某本人有严重的尿毒症,他说自己一周需要透析三次,命都危在旦夕,哪还有暇顾及其他的事情。

  六个山东技师

  制造假烟是需要技术工人的,这些人是谁?又在哪里?吴伟某的手机里联系人很多,微信通讯录好友也不少,民警打开微信聊天记录一个个联系人、一条条记录耐心细致地查看。在查到一个叫“老赵”的人时,几句生产烟的聊天记录引起了民警的注意。

  民警获得“老赵”的手机号并查到他是山东菏泽人,发现他在2017年10月份与另外5个人有在成安的入住信息,再一查,他们六人都是山东本地卷烟厂的退休工人。

  民警随即赶往山东菏泽,在当地派出所的配合下,对老赵进行了讯问。老赵说2017年5月份,他在海南经人介绍认识了吴伟某,吴伟某说在海南有一个卷烟厂,让老赵帮忙找几个懂技术的工人,月工资两万元,然后他就联系了原来卷烟厂的同事宋某、丁某、薛某、张某。到了6月份,吴伟某却把他们五个人接到了河南漯河,负责安装调试机器。生产了一段时间,吴伟某让他们先回去,回头再联系。

  大概10月底,吴伟某给赵某5人打电话,他们便又叫上朱某某,一行6人来到邯郸,由一个叫“小洪”的接的他们。他们到厂里后,帮助一个叫老杨的技师一起安装调试机器。12月份,丁某、薛某、张某便跟着吴伟某到河南漯河把那边的包装机也拉了过来,没多长时间,整个生产线便安装好了。他们几个领了钱回家过春节,意识到这是在生产假烟,心里害怕,过完年就没敢再回去。

  从2018年11月份到2019年5月底,6个山东工人相继落网,他们对帮助吴伟某调试机器生产假烟的事实供认不讳。

  小洪又是何人

  民警在搜查吴伟某等人的租住房屋时,发现房屋租赁协议是洪某签订的。捣毁的造假窝点租赁合同也是洪某签订的,吴伟某在市里的住处,也是这个洪某租赁的。

  民警查到洪某的户籍信息,经赵某等人辨认,洪某就是他们口中的“小洪”。是他到车站接的他们,吴伟某请他们吃饭他也在场,他们的日常生活用品也是他准备的。洪某于11月18日投案自首,是最后到案的三名福建籍犯罪嫌疑人之一。

  追查“老杨师傅”

  山东技师赵某等六人在接受讯问时都提到一个调试机器的技师老杨,年龄50多岁,身高在160厘米多点,听口音是南方人。

  民警在吴伟某的手机通讯录里查到一个姓名为“杨师傅”的人。此“杨师傅”是不是彼“老杨”呢?

  民警调取了“杨师傅”的通话记录,发现最近与之通话最多的是两名女士姚某和杨某,通话地点是在湖南凤凰县。民警赶赴凤凰县,先找到与“杨师傅”同姓的杨女士,杨女士说,她只有一个哥哥,从来没有外出过。民警问杨师傅是谁?她说不认识。明明有通话怎会不认识?民警在她手机里输入杨师傅的手机号,结果却显示出了“姚某某”。民警问她姚某某是谁?她说初中同学,是当地一家烟厂的技术工人。

  民警要了姚某某的照片,经几个山东人辨认,确定姚某某正是“杨师傅”。上网追逃没几天,“杨师傅”便被抓获归案。

  在这一年多的侦办中,办案民警辗转广东、福建、山东、湖南、海南、河南等地,将涉案人员全部抓捕归案。主犯吴伟某虽然拒绝承认任何问题,但在众多证据链条的证明下,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另外7人正在等待法院终审判决,还有4人尚在侦查阶段,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文章关键词: 成安县 公安局侦 制售假烟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