炕头调解化邻里矛盾

2019-07-31 14:59:26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几个孩子玩游戏时发生意外,一人左腿磕在地上,静养两个月后未见好转住院治疗。双方家长两度对簿公堂。当双方再次要对簿公堂时,法官决定换种方式解决问题——
 
  □  通讯员  杜彦宇  本报记者  陈兆扬
 
  7月9日上午,青县盘古镇某村村民李某专程来到盘古镇人民法庭,将一面书写着“为民解忧,爱心永存”的锦旗送到了陪审员老张和小张手中。李某握着二人的手,激动地说:“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要不然我的官司还不知道打到猴年马月……”
 
  事情还得从2017年说起。一天下午,小学三年级学生朋朋(化名)和同班几个同学放学后相约来到村中一空地上,模仿电视节目玩起了“撕名牌”游戏。
 
  游戏开始没多久,几个孩子便一边大笑一边尖叫着乱跑。一名叫志志(化名)的孩子盯上了朋朋背后的“名牌”,趁着朋朋不注意,上前拽着他的手抡了起来。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只见朋朋一个重心不稳摔倒在地,左腿狠狠地磕在了地上。看到朋朋疼得厉害,小伙伴便让他先回家,其他人也很快结束游戏各自回家。
 
  朋朋回到家后,向家人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朋朋母亲带他去卫生院做了检查,医生初步诊断为滑膜炎,建议回家静养,减少活动。朋朋母亲带着孩子回了家,事后也未找志志的家长理论。可前前后后养了两个月,朋朋的伤情仍未有好转,其母亲便带儿子到市里的正规医院做检查。没想到的是,医院诊断为朋朋左侧股骨头骨骺坏死、髋关节积液,建议马上住院治疗,并告知,目前股骨头坏死治愈难度较高。
 
  本以为是孩子间玩耍造成的小磕碰,没想到后果竟如此严重。又急又怒的朋朋母亲立即来到志志的家里讨要说法。可事情已过数月,面对突如其来的赔偿要求,志志父母一头雾水。后经本村中间人协调数次也没有定论。2017年11月8日,朋朋母亲一纸诉状将志志父母告上法庭。青县法院经审理,依法判令志志父母赔偿朋朋各项损失共计8765元。
 
  拿到判决书的志志父母并不认同,他们觉得朋朋受伤疑点重重,查出病情的日期和游戏那天间隔数月,很难说清朋朋的伤就是自家孩子当初的行为造成的。再就是朋朋母亲在法庭上提供的录音证据非常牵强,是当初故意套他们的话录的,不能作为庭上证据。于是,志志父母向沧州中院提起上诉。可由于志志父母上诉证据不足以证明他们的事实主张,中院维持了原判。随后,志志父母按判决给付了赔偿款。
 
  按说,案子到此该结案了,可朋朋的病并未康复,治疗费也在增加。朋朋母亲再次找志志的父母,要求承担后续费用。志志父母却拿着法院的判决书,说他们已经依法赔偿了损失费,事已了结。今年6月,朋朋母亲再一次将志志的父母告上法庭。
 
  立案后,青县法院姜法官受理此案,经分析案情,他意识到法庭审判已经不能彻底解决这两家之间的矛盾,只有让双方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协商达成双方都认可的解决方案。于是,姜法官联系了盘古镇一乡一法庭的人民陪审员。
 
  法庭陪审员老张和小张获悉案情后,立即和该村村支部书记进行沟通,了解了两家的情况。随后,老张和小张几次来到两家家中,坐在他们的炕头上,从两家祖祖辈辈的睦邻关系说起,与他们讲法律、道感情、摆事实、明道理,苦口婆心地帮助双方分析利弊。看到老张和小张是真心实意来为两家解怨化愁,两家人最终同意面对面坐下来商量解决问题。
 
  为防止在沟通中激化矛盾,老张请来了两位在村里说话有分量、村民认可度高的“明白人”参与调解。经过几番调解交涉,两家最终各让一步,志志父母承认了侵权责任,并承诺进行一次性赔偿,朋朋母亲也认可了赔偿方式,双方在人民陪审员、村支部书记等人的共同见证下在调解协议书上签了字。
 
  随后,志志父亲李某将赔偿金交到了朋朋母亲的手上,两家人的手又紧紧握在了一起。
 
文章关键词: 炕头 调解 矛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