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的哥”

2019-07-31 15:12:41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本报记者 韩志强
   
        “我现在想着能赔偿死者家属钱,来减轻我的罪行……”面对着审讯民警,犯罪嫌疑人魏某流露出一丝悔意,殊不知,8年前犯下的罪恶怎可用金钱来补偿?
   
        染血的出租车
   
        2011年1月9日9时许,饶阳县留楚乡留楚村西一村民发现自家东侧空地上停着一辆香槟金色两厢夏利汽车,汽车驾驶座一侧车门打开着,靠近一看,驾驶座上有一片血迹,后座上同样有大量血迹。感觉情况不对,他立即报了警。
   
        饶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在现场勘查发现,该车无牌照,车头朝南车尾朝北停放,汽车驾驶座车门呈打开状。在汽车右侧大灯下侧保险杠上发现有碰撞变形痕迹,车辆轮胎已破坏跑气,在后备厢安装牌照位置发现有碰撞痕迹。在汽车司机驾驶座上发现有一片血迹,在后座上发现有大量血迹和一双男士皮鞋。在车辆北侧土道旁,发现一部被破坏的手机及夏利车行驶证,但未发现被害人。
   
        通过夏利车行驶证,上案民警积极同户籍为泊头市富镇的被害人家属及跑出租的司机、朋友联系。获得重要信息——2011年1月8日下午,受害人崔某外出跑出租后,同家里失去联系。
   
        为抓住案件侦破的最佳时机,参战民警不分昼夜兵分多组开展工作。刑侦技术部门对现场进行勘查,提取车内血迹、车上可疑指纹等物证进行固定,并将检材送往公安部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车上血迹为被害人崔某所有,其中汽车档把上检出混合型DNA。民警在夏利汽车驾驶座外侧玻璃提取到不完整的部分指纹和掌纹,经入库比对没有结果。
   
        经查,被害人崔某在泊头市富镇经营一家洗车店,于案发前不久购买了一辆夏利汽车,空闲的时候,驾驶这辆夏利汽车跑出租。2011年1月8日傍晚,他和朋友张某在富镇街上的一家饭店吃饭,俩人喝了一瓶白酒,饭后崔某将张某送回家,临走跟张某说去富镇车站转转,看能不能“拉个活儿”。
   
        晚上8时许,在富镇汽车站十字路口跑出租的韩某等人称看到崔某驾车在路边等活儿,其间有两名20来岁操武强、饶阳一带口音的年轻男子要打车去武强、饶阳一带,两名男子问了几名出租车司机,可因为天黑路远,都没人接,后来看到二人到崔某的车边去询问,然后上了崔某的车离开了。民警调取沿途监控录像,通过沿途走访,只在武强县境内的一个粮站的监控中找到了该夏利车途经302省道的画面,监控显示,出租车正常行驶,车内情况看不清楚。
   
        民警围绕被害人崔某的社会关系以及矛盾隐患展开排查,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同时,根据被害人手机号、身份证号进行数据研判、分析,也未获得有价值的线索。专案组分析,该案应系抢劫案件,目的为图财或者抢车,两名搭乘出租车的年轻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嫌疑人应为武强县或者饶阳县一带人,出租车在饶阳县留楚村内发现,如果嫌疑人抢劫目标为该夏利车的话,该车在留楚村内停放,说明嫌疑人应该为留楚村或者周边村人,如果留楚村只是一个抛车现场的话,那嫌疑人的范围会更广。
   
        为了迅速侦破此案,根据富镇其他出租车司机的描述,饶阳县公安局聘请公安部专家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模拟画像,并组织全局力量以留楚村为中心,以及302省道至富镇公路两侧可能藏匿被害人的闲置房屋、废弃机井、公路桥下、公路两旁地里进行踏查,并对以留楚村为中心、方圆10公里以内的村庄内,16周岁至25周岁的所有男性进行重点摸排。对不能排除的重点人员采血以及指纹,对现场提取的血迹和指纹进行比对。但由于条件限制,经过长达2个多月的侦查,该案一直未能取得突破。上案民警一致怀疑被害人可能被抛尸机井或者深埋地下。
   
        公路桥下惊现尸骨
   
        八年来,饶阳警方始终没有放弃对该案的侦破工作。随着近年来公安刑事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衡水乃至全国公安机关相继通过刑事技术破获了很多多年未破的疑难积案。今年5月份,饶阳县公安局重新对该案案发时提取的检材进行梳理、送检,获取了较为清晰的现场遗留部分指纹和DNA数据,这更激励了办案民警破案的决心。
   
        出租车司机崔某被害无疑,因此,查找尸体成为破案的重要一环。从泊头市富镇到饶阳县留楚村,中间途经地只有武强,专案组分析,尸体在武强县境内藏匿的可能性很大,案发后饶阳县公安局只对富镇至留楚村公路两侧以及武强县跟饶阳县交界处的部分村庄进行了踏查,接下来只有对武强县境内进行拉网式的踏查,才有可能找到藏匿的尸体。为此,饶阳县公安局将这一情况通报武强县公安局,两县公安机关组织专门力量查找尸体。经过长达2个月的搜寻,7月18日,公安机关在武强县皇甫村东公路桥下发现一具尸骨。经对现场勘查、尸骨检验、家属对死者衣物以及随身物品进行辨认后,警方确定该尸骨正是被害人崔某。
   
        掩埋尸体的地点距离发现出租车的地点14公里。专案民警分析,嫌疑人与这两个地点应该有一定的联系。依据“远抛近埋”的案件侦办经验,饶阳县公安局民警以发现抛尸现场和抛车现场为中心,辐射周边村庄、工厂,开展拉网式排查走访,对23至40岁的男性进行信息采集,并在走访区域发放悬赏通告、网上悬赏,内部挖潜,外部借力,拓展工作思路。
   
        打草惊蛇引蛇出洞
   
        7月20日,经过细致的摸排,武强县孙庄乡某村的魏某逐渐浮出水面,进入民警视线。25岁的魏某初中没毕业便辍学,成天游手好闲,有群众反映,此人心狠手辣,胆大妄为,曾扬言杀过人,并且魏某与模拟画像十分相似。但是并没有其他直接证据证明魏某为该案嫌疑人,魏某已经结婚生子,多年来一直在衡水市桃城区租房居住。
   
        为此,专案组制定了打草惊蛇的策略,在全市范围内广泛发布悬赏通告。
   
        打草惊蛇的策略果然奏效。7月21日,魏某与一个北京的陌生电话号码联系频繁。机不可失,专案组果断决定立即传唤魏某。魏某到案后,民警立即采集了他的指纹信息,经比对,证实夏利车驾驶室玻璃外侧提取的不完整指纹、掌纹系魏某所留。
   
        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魏某交代了详细的作案过程。魏某与田某、张某都是武强县孙庄乡人,3人是同学关系,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在家。案发时,魏某和田某都只有17岁,张某只有16岁,3人成天混在一起,因手中没钱,便商议干些违法的事情来挣钱。魏某和田某于案发前在武强县购买了折叠刀两把,于案发当晚从张某家中打车来到武强县城,打算对单身的人员实施抢劫,没有发现合适的目标,后便打车来到泊头市富镇,打算在富镇街上对单身的人员抢劫,仍没有找到合适目标,便来到富镇汽车站北侧十字路口,打算打车返回,上了崔某夏利车回武强。在路上,二人便互相使眼色打算抢劫崔某,到了武强县城后,二人便指挥崔某驾车来到西外环与石津干渠交叉口的北堤上。崔某向二人要80元车费,田某坐在驾驶座后面,用随身携带的挎包带勒住崔某脖子,右手拿刀架在崔某脖子上。魏某坐在副驾驶位置,拿刀顶在崔某前胸部,二人让崔某把钱拿出来。崔某拒绝拿钱并跟二人争执起来,后田某持刀扎崔某颈部,魏某持刀扎崔某胸部、腿部,直至崔某失去反抗能力死亡。二人将崔某转移至后排座位,从崔某随身携带的钱包内搜出100多元钱。后魏某驾车前往张某家中,路上,夏利车转弯时前保险杠撞在墙上。3人商议找地方把尸体掩埋,并从张某家中拿了一把铁锨,3人驾车寻找埋尸地点,后在皇甫村东公路桥处,将尸体抬至桥下面掩埋。后田某先回张某家中,张某、魏某驾车至饶阳县留楚村抛车,路上将崔某钱包、身份证、银行卡、车牌照等物品随机扔在路上。他们开车行驶到留楚村上坡时,车右前轮胎被硬物硌破,之后二人将崔某被破坏的手机、行车证扔在附近,步行回到张某家中。
   
        据魏某交代,案发后,三人约定,不再互相联系,魏某一直在衡水市打工,田某到北京市打工,张某则去了枣强县某工厂打工。7月21日,田某在网上看到了公安机关发布的案件信息,心里发慌,于是给魏某打了电话,称“尸体被发现了,咱们的事暴露了,你赶紧回家看看……”
   
        根据魏某的交代,专案组兵分两路,分别将田某和张某抓获归案。他们对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崔某的不法事实供认不讳。
   
        7月29日上午,被害人崔某的家人为饶阳县公安局送来一面写有“挥正义之剑、斩害人恶魔”的锦旗,对公安机关坚持八年多,终将嫌疑人绳之以法表示感谢。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