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电话

2019-08-16 15:46:30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陈立珍
   
        那天上午,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姐姐,我是你曾经审理过的一个案件的当事人,需要向你咨询个问题。”
   
        “好吧,你说。”我说。
   
        他询问的是其他人在外地法院办理离婚案件的相关事项。一般情况,我是不会给当事人留个人电话的。说了好长时间,我还是没有听出这个人是谁,便问他是谁。他说是刘某。
   
        哦,是他。他,我是不会忘记的。思绪飞回两年前。
   
        他是一起离婚案件的被告。这个被告,电话不接,家中无人,父母不知他的具体打工地点,以前的工友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上班。为了找到被告完成手续送达,我伤透了脑筋,最后将公告贴在了他家门口。
   
        他终于出现了,要了我的个人电话,说他七点下班,来法庭领手续。
   
        立案已经很长时间了,为了案件顺利审理,我答应他,七点在法庭等他。
   
        下班时间,天下着雨,他来了。他不同意离婚,然后把自己家父母、爷爷奶奶的情况以及自己的经历述说一遍。他说,他不愿让家人知道他们离婚,考虑到孩子的身心健康,所以才一直采取回避的态度。他还说他得过抑郁症,拼命工作是为了生存,为了养活孩子,为了转移注意力。
   
        快晚上九点了,他不好意思地说:“大姐,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为了孩子,我不同意离婚。如果原告坚持离婚,孩子必须由我抚养,我可以不让原告负担抚养费。婚后贷款买的车归我,债由我还,其他的财产也归我,尽量别让原告来我家拿东西。”
   
        我把法庭的工作流程以及离婚的相关法律都告诉了他。
   
        他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雨夜。
   
        联系原告,原告同意孩子由被告抚养,但要将个人衣物被褥带走,其他的都可以放弃。
   
        与被告沟通,被告同意,于是我通知被告将原告衣物被褥带到法庭转交给原告。
   
        到了约定的那天,被告给我发来短信,称他有事来不了。我心里咯噔一下,这说明被告又反悔了。谁知,下午六点,被告带着一个亲戚来到法庭,我分别从原、被告两个人的角度分析双方的婚姻现状。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被告发来短信,称第二天上午将原告的被褥衣物带到法庭。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法庭时,他已经在门外等候,带来了原告的被褥衣物。
   
        双方达成离婚协议,各自签收了离婚调解书。
   
        这个案件,确实让我费心费神费尽周折。
   
        我忘不了他的名字,忘不了我付出的努力和获得。我觉得,诚心诚意,是对工作的负责,是对当事人的负责,也是对自己的负责。这起离婚案件的被告,从抵触到接受,再到信任,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我做到了,收获了他的信任。
   
        (作者单位:衡水市冀州区人民法院)
 
文章关键词:
相关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