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检路上的“第一次”

2019-10-29 14:48:02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 孔祥庚
 
  从2012年踏进张家口市下花园区人民检察院的大门,一晃已近七年。七年间,我从青涩走向成熟。七年里,我疑惑过、黯然伤神过,也激动过、感动过、快乐过。行走在追忆中,一个个案件在心中停留,一幕幕的情景仿佛还在眼前,那一个个的第一次牵动着我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也牵出那千丝万缕的检察情。
 
  第一次办案的经历
 
  刚到检察院,我被分到公诉部门,怀着激动的心情分到了第一个案子——盗窃案。在讯问前,我花费了几天时间,苦苦思索要从哪些方面提问题、提哪些问题,并设计出了自认为很完美的讯问提纲,然后信心百倍地跟着科长一起来到看守所。
 
  在忐忑的等待中,被告人张某被带到讯问室。在科长的指导下,我定了定神儿,开始按照我准备的提纲进行讯问。
 
  “你以前有没有受过刑事、行政处罚?”
 
  “什么意思,行政处罚?我不懂。”
 
  “那你谈谈你作案前是如何预谋的?”
 
  “预谋?我没有什么预谋啊,况且我也不懂预谋是什么意思。”
 
  “你是何时何地怎么归案的?”
 
  “归案?……”他回复我一脸茫然。
 
  每一句话都要跟他解释这些法律术语,我的计划被打乱,一时不知怎么进行。看着我焦急的样子,老科长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讲:“办案不仅需要理论,更需要实践经验,而且不能唯书本知识照搬讯问,问话要通俗易懂,让他们听明白,特别是对于文化程度低的犯罪嫌疑人,华丽的书面语并不实用。”
 
  通过这次经历,我慢慢明白,检察事业是一项实实在在的工作,她的生命在平凡的实践中。唇枪舌剑的法庭辩论、惊心动魄的反腐肃贪并不是工作的常态。耐心解答来访者的问题、倾听群众的心声,用通俗的语言与群众交流,以一颗正义、朴实的心面对犯罪嫌疑人,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第一次不起诉后的感想
 
  那是2016年的秋天,一名读高三的学生李某出于所谓的哥们义气,跟着几个人盗窃摩托车。李某参与盗窃纯粹是为了刺激。考虑到李某真诚悔罪,再加上第二年就要参加高考,经过检委会会议,决定对李某不起诉。当我们向他宣读不起诉决定书时,老实木讷的李某向办案人员深深鞠了一躬。2017年李某在高考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案件虽小,却让我思绪万千:检察官的情怀不仅仅是光明与黑暗的较量,她还承载了社会对公正、对和谐的企盼。我一直执着于准确适用法律,成功起诉嫌疑人,却从没想过如果刚性的判罚,不能化解怨恨和不满;如果矛盾的解决是以更大的矛盾为代价,那怎能让有冤之人心安、有罪之人心服、有恨之人心宽。
 
  这件事让我明白,作为一名检察官,应该是这样的:他熟悉法条,更洞悉法条背后悲悯的情怀;他明法析理,却用心倾听良知的呼唤;他大公无私,却懂得将情、理、法兼容并蓄;他冷静理性,却会让每一个弱势个体都感受到人性的温暖。
 
  第一次押送时的感慨
 
  第一次押送犯罪嫌疑人袁某进看守所,望着他转身后的背影,那一刻我思绪良多。袁某当时47岁,是一家行政机关单位的负责人,一辈子辛勤工作,在做到单位一把手时,利用手中的权力,收受贿赂。
 
  当我们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时,他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看着别人吃得好、玩得好,自己也想舒服点,哪知道,出事了。”短暂的沉默后,他又说:“检察官同志,我一辈子都没犯过错,勤勤恳恳地工作,你们能从轻处理我不?”我彼时的心中充满了愤怒,法律的正义浮现在眼前。而当我看见低头悔过的袁某时,心中又涌出别样的感情。于是,我告诉他,我们是党和人民的检察官,不会徇私,也不会枉法,今后只要好好改正错误,法律会给你一个公正的裁决。
 
  当送袁某到看守所时,袁某说:“谢谢你,我走了。”望着这个清瘦单薄的背影,我感慨万千,这个年纪的他本应该是在岗位上大展身手、为上大学的儿子树立榜样的时候,却因为一时贪念,走上一条错误的道路。
 
  有人说,对于第一次总是有一种难以忘记的情怀。随着岁月的逝去,这些生命历程中的点滴感动、点滴震撼,仍然能够一直只如初见,伴人成长。
文章关键词: 从检 “第一次” 检察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