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市因公牺牲交警郭文江:他把生命定格在路上

2019-02-18 13:55:26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郭文江生前对新入职队员培训。
 
  □ 本报记者 田宪忠
 
  通讯员     吕新颖 李新苓
 
  他说,无论再忙,也得和老朋友们聚聚了;
 
  他说,忙完这阵子,就带着家人出去走走;
 
  他说,下班回来,要再跟儿子学做网络课件,方便给小弟兄们做安全技能培训;
 
  ……
 
  但是,他永远地“爽约”了。
 
  2月12日早上7时,廊坊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直属二大队一级警员郭文江在巡逻中突发疾病不幸牺牲,年仅50岁。
 
  寒风凛冽,云幕低垂。2月14日上午9时,廊坊市殡仪馆内,哀乐低回,挽联高悬,花圈环绕。郭文江的同事、家人、亲朋好友以及素不相识的市民赶往殡仪馆,有的手捧着鲜花,有的拉着怀念的横幅,近千人挥泪为因公牺牲的好交警郭文江送行。
 
  郭文江逝世后,公安部政治部、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省公安厅分别发来唁电表示沉痛哀悼。廊坊市委、市政府、市委政法委领导分别以不同形式向郭文江的家属表示慰问。
 
  生命的最后24小时
 
   郭文江生于1969年,1992年8月参加公安交管工作。从警27年来,他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获个人嘉奖12次,被省公安厅评为“畅通工程”先进个人,被廊坊市公安局评为奥运安保先进个人。
 
  2月11日早上6时40分,郭文江到达单位。
 
  7时,他在大队一楼大厅给执勤人员做岗前点名和训话,随后到南大外环岗与同事一起盯早高峰。
 
  路况平稳后,他驾车沿着廊霸线、廊泊线巡逻执行春运保障任务,并沿途到各大货车管控卡口检查日常勤务。
 
  中午12时30分,郭文江在巡逻的路上吃了盒饭。午饭后,继续赶往执勤点。
 
  直到19时,他已经劝返3辆大货车,处理各类交通违法行为20余起。
 
  19时30分,他回到中队,整理完当天的警务记录,已是20时。
 
  回到家,吃完晚饭后,他又缠着儿子教他用电脑制作课件,准备为刚任职的小弟兄们做安全技能培训。22时30分,在儿子的劝说下,他才休息。
 
  2月12日5时50分,郭文江的手机闹铃响了。起床、收拾、吃早饭,然后赶往单位。7时准时点名后,他像往常一样前往卡口执勤,途中突发心脏病,再也没有醒来……
 
  刚正不阿的他是个热心肠儿
 
  雪像泪一样飘洒,泪如雪一般滑落。追悼会上,烟台、淄博、青海……郭文江在全国各地的很多同学、朋友都来了,送他最后一程。
 
  同学眼中的他,温和、热心,是他们的“老大”和主心骨,但一涉及工作,他便表现出刚正不阿。
 
  27年前的一天,郭文江刚刚到交警部门工作。在一次执勤中,他拦下了一辆违规车,车主竟是同学。同学以为郭文江会“放他一马”,不料郭文江照样进行了扣车罚款的处理。事后,郭文江专门请这名同学吃饭,当面解释此事。
 
  “知道他刚正,我们同学很少跟他张口办事儿,偶尔有人想找他走个后门儿,也总被告知‘走正常程序’。但是工作之外,对于同学和朋友的事儿,他又比自己的事儿还上心。” 郭文江的初中同学曾照路说,去年同学的妈妈生病住院,郭文江帮着忙里忙外,丝毫没有考虑自己也刚刚做完手术。
 
  郭文江的刚正,很容易被人理解为“不近人情”。但是在很多同事和朋友眼里,郭文江尽职又暖心。
 
  郭文江带领中队民警坚持“首问责任制”,热情接待前来求助和办事的群众。
 
  “工作中,对我们严格要求,教我们本领;生活中,又是我们的大哥,处处关心照顾。”同事王学强和薛欢谈起郭文江,泪眼婆娑,“他走了,巡逻车上、警务室里空荡了很多,但是又处处是他的身影,他的精神会一直鼓舞我们……”
 
  在朋友眼里,郭文江是一位心里永远装着工作的人。一句“太忙了,忙完这段,咱们聚聚啊”,成了他留给朋友任志民最后的话。任志民说,郭文江的“忙”是出了名的,“经常说聚,却总聚不到一块儿。好不容易来了,常常是临时有任务离开”。
 
  所有说得好好儿的事情,郭文江却“爽约”了,他把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自己热爱的岗位上……
 
  舍家忘我的他是家人的骄傲
 
  了解郭文江的人都知道,他头顶警徽、重任在肩,常常需要舍弃小家的幸福,为此,他时常感到愧疚。但妻子理解他、包容他,也心疼他。
 
  郭文江平均每天工作十余个小时,没有休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2017年9月,郭文江心率过缓,晚上经常气喘、咳嗽,睡不好觉。家人劝他到医院检查,他却说:“现在是交通管控的关键时期,中队人手少,任务又重,等有空了我马上去。”
 
  这一拖,就到了2018年4月份。郭文江的脚面肿胀,只能穿布鞋,在家人催促下去医院检查,被确诊患有心房扑动、三度心房传导阻滞。吃药治疗一个月后,于7月5日做了手术,安装了心脏起搏器。
 
  术后一个月,郭文江不顾医嘱和身体暴瘦的情况,立即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记得上小学时,有一天中午天气阴沉,由于上学时间与父亲上班时间差不多,怕我淋雨,父亲破天荒地送我去上学,并说好了放学时接我。但放学后,我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等到他,最后自己冒雨走回了家。”儿子郭翀说,当时他很生气,想质问父亲为什么言而无信。但父亲很晚才回来,原来他是因为临时开会耽搁了。“现在想想,术后陪床的一个月,虽然辛苦,却是23年来,父亲和我朝夕陪伴最长也是最幸福的时光。”
 
  郭文江走后,妻子张响苹哭得几度昏厥。她常常坐在丈夫的遗像前,跟照片上的丈夫说说话……
 
  此时,与妻子结发24年的郭文江,终于可以歇在家里,陪陪妻子了。
 
  生活中,郭文江不是一个好父亲,儿子心中有过气,也有过怨。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儿子理解了他,并以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追悼会上,看见那么多人来送爸爸,我明白了爸爸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他是我的榜样!”儿子郭翀说。
 
 
文章关键词: 郭文江 廊坊 生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