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大爱的“90后”——记支援湖北警嫂护士马玉洁

2020-03-17 08:28:55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河北法制报记者 李永志

  29岁的马玉洁是故城县医院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她的丈夫曹子岩是故城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的一名辅警。早在1月26日,马玉洁和曹子岩双双向各自的单位递交了抗击疫情“请战书”,义无反顾地投身疫情防控最前沿。

  2月5日,她随河北省第四批、衡水市第二批医疗队出发支援湖北,至今仍在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连续奋战。

  3月8日,记者和马玉洁电话连线,向她送上节日祝福,听她讲述这33天看似平凡却又催人泪下的日常故事。

  “现在,方舱医院里病人数量一天天减少,空床位越来越多。看着经过治疗康复的病人,我们非常欣慰!”马玉洁说。

  泪——“当理发师举起剪刀的瞬间,我的眼泪还是不自觉流了下来……”

  “紧急通知:今天15时出发,去武汉!”

  2月5日12时30分,一条简短的信息发在马玉洁的手机上。“我的请战批准了,作为故城县第一批援鄂抗“疫”医疗队成员,就要出发了,你要照顾好孩子……”没有过多的时间告别,马玉洁匆匆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就忙着去准备支援湖北物资,回家收拾行李了……

  2月6日4时30分,火车到达武汉。

  简单休整后,马玉洁开始和战友做紧张充实的战前准备。

  “除了反复练习专业性穿、脱防护衣外,还要剪去及腰的长发!纵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理发师举起剪刀的瞬间,我的眼泪还是不自觉地流了下来……”马玉洁不好意思地说。

  经过紧张有序的准备之后,2月8日,马玉洁和战友入驻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这也是武汉第一家方舱医院。

  一场持续的、艰苦的战疫正式打响!

  歌——“有时候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情不自禁带领大家打着拍子,高声歌唱……”

  身披“战袍”,即为“战士”。2月8日23时50分开始准备所需的防护用品,2月9日0时30分集合出发,马玉洁迎来了第一个夜班。武汉空空荡荡的街道上,一辆公交车载着11名医护人员飞快穿过空寂的街头,直奔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

  到指定地点领取物资,去清洁区戴帽子、戴口罩、穿隔离衣、戴手套、戴鞋套、穿防护服、戴护目镜,每个人都严格按照操作规程做好防护。

  “穿上防护服后,我们根本没法分清谁是谁了,只能在防护服上做标记:“1号,王健,加油!2号,刘志霞必胜!3号,马玉洁,‘奥利给’!4号,李森,武汉加油……”马玉洁说,除了名字,后来大家也会在防护服上写一些鼓励的话。

  体育馆的大厅,一排一排、一列一列,一床一桌一椅,250个床位,住着190多个患者。

  抽血、咽拭子采样检验、测体温、巡视病情、记录、运送饭菜、清扫垃圾……进入方舱后,马玉洁和队友们一刻都没有停歇过。

  为了不上厕所、避免浪费防护服,他们值班时每个人都穿着“尿不湿”,“为了防止拉肚子,还要提前吃止泻药”。

  “护理站设在靠墙的一侧,其实就是一张桌子,没有座位。当然,有座位我们也没有时间坐。”马玉洁说,“尤其在晚上,没有人敢坐,因为特别困,怕睡着!”

  在方舱医院里,有些患者心理过度紧张焦虑。马玉洁还要做好疏导安抚,工作强度、难度可想而知。

  一个大爷发烧39摄氏度,情绪特别不稳定,总怀疑自己治不好。马玉洁不断地安慰他、鼓励他,给他喂药、打水、打饭。后来,大爷逐渐康复,也和马玉洁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痊愈出院那天,大爷特意找到马玉洁给她深深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为了缓解患者的紧张心情,马玉洁和战友们带着部分病人一起唱歌、做操、跳广场舞,后来,这种氛围居然感染着所有人加入了进来。

  “那一瞬间真是情不自禁,那种场面就是想带动大家加入进来,特别激动!”马玉洁说,“有时候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一手拿着电子体温计,一手拿着指脉氧仪,带领大家一起打着拍子,高声歌唱……”

  时间一长,大部分病人都重新树立了战胜病魔的信心,鼓起了对生活的希望,痊愈出舱的病人也越来越多。
  很多人临走时都对医护人员依依不舍,互相加了微信。

  “有个出院的大姐到现在还天天给我发微信,感谢我们对她的鼓励和照顾。”马玉洁说,“所有病人都能健康出院,就是我最开心的事儿!”

  约——“今年是赶不上看樱花了,明年,我要和老公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再来武汉,来一场樱花之约。”

一个多月过去了,马玉洁说:“自己在方舱医院度过了元宵节,度过了情人节,今天又度过了三八妇女节。平时也没觉得这些节日有什么特别,但这次感觉非常特殊,这也许是我这一辈子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儿!”

  为了给在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工作的女医护工作者庆祝节日,几位即将出院的病人自发为医护人员们准备了鲜花和气球,还手绘了海报送给她们表示敬意。

  “节日快乐!谢谢这些日子里姐姐的关心和照顾。再见了!我会永远记得你的!”一位高三学生临出舱时特意给马玉洁发来微信。

  马玉洁说,等打赢这场战“疫”后,她最想看的就是武汉的樱花。她还向那个治愈出院的大爷打听了,距离方舱医院不远就有一处看樱花的好地方,等到3月中下旬,樱花就会开了。

  “据说樱花花期特别短,一下雨花瓣就落了。今年是赶不上了,疫情结束后,明年我要和老公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再来武汉,来一场樱花之约。”

  马玉洁和曹子岩有一对可爱的儿女,大女儿3岁,小儿子刚1周4个月。“临出发时,我把儿子搂在怀里看着他慢慢睡着,等女儿也睡了才赶紧起身,把两个孩子留给婆婆照顾。”马玉洁说,“因为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时间也没有勇气再多看孩子几眼!”

  出发第二天是婆婆的生日,前一天,马玉洁订好了蛋糕。当天,她给婆婆打了个电话:“妈,我不能陪您过生日了,等我回去咱再补。这俩孩子托付给您,辛苦您了,谢谢妈!”

  电话那头,婆婆也哭了。

  刚到武汉时,马玉洁经常给曹子岩视频通话、看看孩子。

  “后来我爱人跟我说,你以后就跟我一个人视频吧,别看孩子了。女儿每次视频完了都会大哭一场。”马玉洁说。

  就这样,俩人约定,当着孩子们通话时只用语音,平时曹子岩拍好孩子的视频给她发过去。闲下来的时候,马玉洁总是一个人流着泪、默默地看孩子的视频。

  “既是父母也是儿女,我们心里既有牵挂也有愧疚。但特殊时期,我们必须要坚持到底。清晨的阳光很美,武汉的明天一定会更美……”
文章关键词: 马玉洁 警嫂 护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