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坚守,只为责任——记内丘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副中队长赵颜波

2020-05-20 10:56:24 来源:河北法制网 收藏本文
        河北法制报记者 王智勇
 
        “提到法医这个职业,大多人都谈不上喜欢,包括我自己。”赵颜波面对记者敞开心扉。案发现场、太平间、解剖室,这些让一般人毛骨悚然的地方就是法医的工作环境。但肩头的责任,让赵颜波摒弃了对环境的喜恶,一干就是20年。
 
        肩头沉甸甸的责任
 
        1998年,22岁的赵颜波从河北医科大学毕业,被招录进内丘县公安局。因为当时公安局缺少法医,不久后,他被安排在刑警大队技术中队成为一名法医。
 
        “刚工作时第一次接触死尸,那种抬尸体的感觉不舒服。”“能接受,不喜欢”是赵颜波最初对工作的态度,他甚至设想过转到其他岗位。但事后想想,单位急缺法医,他不干谁来干?
 
        死者为大,人命关天。当他看到被害人家属期盼破案的目光,看到被害人冰冷的尸体,肩头的责任不容他放弃。
 
        时间久了,眼前的尸体、恶臭的气味都可以忽略,眼睛里只有证据、真相。就这样,赵颜波默默地在法医岗位上耕耘,从来没有主动向领导要奖励、要职位、要待遇。
 
        让死者不再沉冤
 
        法医的工作环境恶劣,往往在案发现场就地检验解剖,或者在医院太平间地上蹲着工作,几个小时下来,头晕眼花。冬天滴水成冰,太平间也没有暖气,两手冻得通红;夏天天气闷热,有的尸体高度腐败,恶臭难闻。
 
        有一年夏天,在玉米地里发现一具无名尸体,全身爬满了蛆虫,当时闷热无风,刚走近尸体,一阵恶臭味就直扑口鼻,让人直想吐。赵颜波一翻动尸体,戴着的手套上立时就爬满了蛆虫,甚至越过手套爬上皮肤。
 
        法医工作还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尽管戴着手套,但是检验尸体时,手仍然可能被尸体上附着的尖锐物体或者碎骨片等刺伤。死者本人到底有没有乙肝、丙肝、艾滋病?这些都是未知数。赵颜波的手被刺伤出血的次数已数不清。对于法医来说,这样的风险没有办法避免。“怕也没有用,为让被害人死得瞑目,不再沉冤,我别无选择!”赵颜波这样说。
 
        为让案情大白于天下,及时将罪犯绳之以法,赵颜波对待接手的每一件尸检工作总是慎之又慎,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不管环境条件多么恶劣,不管现场情况多么复杂,赵颜波只要拿出解剖刀,就一蹲四五个小时,从头到脚,从内到外,在尸体上提取到物证,找到死因和线索才能罢休。
 
        不断学习精益求精
 
        赵颜波踏上法医之路后,为了尽快在工作中独当一面,除了跟老法医学习、认真总结工作经验外,他还经常浏览公安部的专业法医论坛。每次到北京出差,他总要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北门口的出版社转转,买上几本与法医相关的专业书籍。
 
        同时,在实践中每每遇到技术难题,赵颜波总会拿着胶片到县医院、市医院请教医学专家,有时还会到市公安局请教破案高手,总要辨出个是非,从中不断充实自己的法医专业知识,提升专业技能。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颜波逐渐具备了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重大命案的尸检,他也胸有成竹,能和同事一块儿完成。
 
        因为工作业绩突出,2004年,赵颜波入选首批河北省刑事科学技术青年人才。
 
        从事法医工作20年来,赵颜波检验过的尸体超过800具,通过尸体检验获取了关键证据,为很多重大特大案件的侦破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活体检验超过4000人,出具鉴定书3000余份,无一虚假和错误鉴定。
 
        用手中的解剖刀,去伪存真,照亮黎明中的黑暗;刀起刀落间,以法的名义,寻找事实真相,以医的技术,让冤魂安眠。这,就是赵颜波,一名普普通通的法医。
文章关键词: 内丘县公安局 赵颜波 法医
分享到: